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深感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松本庆子的婚讯对媒体公布后,几乎一度主导了所有日本文娱小报的头版头条,也成了各大电视台报道的焦点。

    轰动效应几乎等同于天皇嫁女,后续反应也一直在持续。

    就连她自己刚刚对外宣布的投资计划——马上就要投资二十亿円拍摄《摘金奇缘》,这则消息的风头都被抢光了。

    这多少让人有点啼笑皆非。

    不过也并不奇怪,毕竟日本是个单一民族的国家,自古以来就很少有与“异族通婚”的习俗和历史

    实际上,对于国际婚姻,反而有许多人都是很排斥的。

    哪怕是战败之后,美国驻军日本,并由此产生了许多“国际婚姻家庭”。

    但日本人对于嫁给美国人的日本女性,也会报以一种鄙视的眼光。

    就更别提松本庆子这个在昭和时代坐稳了“第一美女”的大美人,选择嫁给宁卫民这样一个华夏人了。

    这件事简直让松本庆子成了整个国家首开先河的特例。

    毕竟在这个年代,除了她之外,还没有任何一个日本女性愿意嫁给一个第三世界的男人,主动成为华夏人媳妇的。

    所以虽然有少数声音认为在当下欲横流的日本社会里,松本庆子能够回归爱情和婚姻的纯真本性,只求与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而不是趁机把自己“卖”一个好价钱,选择嫁入豪门,衣食无忧,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品质。

    但大多数吃瓜群众,都对她为自己选择的婚姻并不看好,认为这样的一段经济和地位都不对等的婚姻关系绝对不会稳定,早晚尘归尘,土归土,各走各的路。

    与此同时,为了满足国民的好奇心,日本各大媒体也使尽浑身解数去挖掘松本庆子的婚姻内幕,想探查两个人这么奇怪的姻缘到底有没有不能见光的东西。

    更想深挖,有幸抱得美人归,获得第一美女青睐的宁卫民到底是什么样的背景?

    于是很快,就有记者查明了令人惊讶的结果。

    他们发现宁卫民不但就职于皮尔卡顿公司,是华夏地区的高层管理者。

    他还为《李香兰》这部电影,促成了日方和华夏几大制片厂的合作。

    虽然像松本庆子所说,他的确并不是个圈内人。

    但也不能说他的工作就和演艺圈没有关系。

    这还不算,许多人又联想起松本庆子当初事业跌入低谷,恰恰是靠着皮尔卡顿公司的代言人广告合同,以及和《李香兰》这部电影才重新爬起来的了。

    忽然间有人意识到了这件事或许本身就是关联交易,而宁卫民就是那个出手相助松本庆子的幕后人。

    于是乎,宁卫民和松本庆子的关系又被传出是报恩性的婚姻。

    大家又开始脑补,认为松本庆子是出于感激,才会在重回事业巅峰之后以身相许的。

    甚至有人怀疑作为一个华夏人,宁卫民这么干会不会涉嫌职务犯罪?

    如果是日本公司或者企业,肯定不会允许这种情况的出现。

    但这仍然没有结束,又过了几天,又有人挖出,宁卫民的名下还有一家完全归属于他个人,注册为大刀商社的企业。

    这家公司代理的是一种刚刚获得专利的特殊产品——拉杆旅行箱。

    而且这种产品不但供不应求,还是宁卫民本人发明的。

    据专业人士评估透露。说这种产品在日本已经畅销两年了。

    因为产能受限的问题,还未能在市场上广泛见到,只是一直通过大和观光旅行箱在代售。

    但根据客户的反馈,使用效果非常好。

    可以说是彻底解决了老人和女性长途旅行苦恼的一种非常便捷的功能性产品,

    现在大和观光的许多客户都在排队等候,预计市场前景非常远大。

    就目前大刀商社平均每月能出货一万五千个拉杆旅行箱来估算,这家公司等于躺平,没有就能有至少十亿円的营收,相当于三四个银座餐厅的流水。

    而宁卫民的真实的个人收入,据估算至少每年也有二十亿円,属于绝对的千万美元级别的富翁。

    再加上他年龄才不过二十几岁,又是靠自己白手起家的,钻石王老五这个标签完全与其适配。

    这样的人又哪里普通了?

    就这样,舆论风气又是大变样,这下子可再没人说松本庆子傻了。

    又开始说她隐藏得太好,算计太多,甚至是故意隐瞒真实情况,想要愚弄大众。

    明明是钓到个又有才又有貌,而且前途无量的凯子,还把自己说的那么不食人间烟火。

    总之,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日本的吃瓜群众们都快给这桩跨国婚姻编排出一百种的花样来了。

    宁卫民想到刘晓芩的名言——做女人难,做出名的女人更难。

    他是打心里服气,要收还是这个国内的女明星总结得好啊。

    不过话说回来了,这倒完全是意料中的。

    谁让松本庆子是个公众人物呢?

    既然是公众人物,就难免要被人背后说嘴,总不能听蝲蝲蛄叫就不种庄稼了吧。

    所以他和庆子也不会为这种事儿真去较真。

    只要对《李香兰》的票房有好处那就行了,大众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

    但反过来,要是因为畏谗惧讥,他们选择对大众继续隐瞒宁卫民的身份却不可行。

    因为时代与时代是不一样的,现在的日本社会对于公众人物的要求,就是必须得公布结婚对象。

    如不不愿意满足粉丝的好奇心,就等同于对于影迷的侮辱。

    这么大罪名谁扛得住?

    总不能又让狗仔挣钱,又落人口实授权给别人骂自己吧。

    因此想低调是不可能的,明星对于婚姻必须的说明和配偶的公开露面是必不可少的,最多也就是婚礼举办时隐秘点而已。

    另外,这件事还有额外的好处呢。

    起码宁卫民的坛宫饭庄和拉杆旅行箱,就因为各路媒体的曝光,又火了一波啊。

    有媒体记者甚至专门跑到坛宫饭庄和大和旅行箱社去拍摄采访。

    于是不但坛宫饭庄由此变得人满为患,天天门口排队,每天的营业额提高到一千五百万円,再也不用为客源发愁。

    甚至还引来了想蹭热度的美食栏目,主动邀请坛宫的厨师去做节目的。

    大刀商社的电话更是都快打爆了,还有许多日本的箱包企业找上门要求合作,想要购买拉杆旅行箱专利授权的。

    这下可好,瞧瞧这软广告做的。

    宁卫民都不用为自己的买卖再作任何宣传了,他现在只需要沉住气,坐等别人送钱上门就好。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有的差事,别看表面风光,但实际却苦不堪言。

    也有些事情虽然看着感觉有点狼狈或是可怜,但实际上却是相当实惠的。

    比如对这样能够充分引流,且把流量变现的好事,反正宁卫民是求之不得的。

    反过来,当新郎官这事儿看着挺美,但因为诸事繁杂,实际操作起来却有点让人一个头两个大,这种滋味怕也只有身在其中的当事人才能清楚的了。

    尤其宁卫民和松本庆子还分属两个国家,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和家庭环境,那么他们的婚事也想协调好,让大多数人都满意,显然更要多操心,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别的不说,就说俩人这婚礼该怎么办?在哪儿办?怎么请宾客?怎么走流程?

    是办中式的?日式的?还是西式的?

    就够让他们俩没抓挠,完全不知该从何开始,如何下手的了。

    因为谁也没结过婚嘛,俩人都是头一次的初婚,对于没经验的事儿当然找不着北。

    好在两个人都能互相理解,也愿意迁就彼此。

    在这种互相尊重,互相理解,坚持平等和换位思考的基础上,双方很快就大体原则达成了共识。

    他们两人反正也不缺钱,干脆就决定要在中日各举行一次婚礼。

    在日本,宁卫民当然会充分尊重松本庆子父母的意见和安排。

    而在华夏,松本庆子也会按照康术德和江念芸的意愿来安排。

    然而尽管如此,细节却还要继续操心。

    起码他们俩也要花时间跟松本庆子的父母沟通,再找一个靠谱的婚庆公司,然后才能真正进入婚礼的实质性筹备工作,可偏偏他们俩这个时候最缺的还就是时间,谁都没有多少空闲。

    松本庆子需要为制片厂和事务所下一步的拍片计划去忙碌。

    主要演员虽然定了,黑泽明也答应推荐导演。

    可这样一部大制作,剧组人员不会是个小数目,其他的演员和剧组人员也不能马虎,尤其是拍摄地点,许多都是外景地,而且需要豪华的场所,自然得提前做好法律申请。

    另外,松本庆子还得准备去戛纳参加电影节的事项,必须的流程手续也得抓紧,这都需要占用时间和精力。

    至于宁卫民他的事情就更多了,除了得应付坛宫饭庄和大刀商社爆红的后果,他还答应了服务局和天坛公园的领导们出国考察的事儿。

    如今的季节正好是日本樱花开放的时节,最适合带着这些国内来的亲人们四处转转,品味东洋风情。

    还有坛宫开分店的事,自然也得抓紧。

    否则日本人的好日子说过就过去了,他们还能像今天这样豪气地吃几顿啊?

    真是吃一顿就少一顿,以后的日本人会越来越穷,越来越穷,直到吃不起,被我们后来者追上。

    那不用说,分店晚开业一天,自然就少挣一天日本人的钱。

    与时间赛跑,抢夺的就是金钱啊,一寸光阴一寸金绝不是夸大其词。

    最后,可别忘了,宁卫民还得为了《红楼梦》的在日开播做准备呢。

    一进入四月,他几乎每天都是跟着那些日本的“红学家”们去日本有汉学专业的各大院校去做活动,针对对华夏文化感兴趣的大学生们,为《红楼梦》的开播做普及推广和文化背景解读,这件事情一直持续做到4月6日。

    当四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一来临之际,tbs电视台的晨间剧时段,终于把部被定义为“华夏的《源氏物语》”的经典电视剧对日本观众播出了。

    如果是我们国内的观众,对于电视剧通常只会按照题材来分类。

    像什么历史剧、爱情剧、刑侦剧、科幻剧等等……

    但对日本人来说,其实还有另外一种分类,就是根据播出时段来分类的。

    比如说月九剧、火十剧、晨间剧、深夜剧等等。

    其背后连带的隐含内容,其实也是对于观众群体的分类。

    像所谓晨间剧,就是nhk电视台发明的时段。

    这家电视台早在六十年代起,就开始在清晨八点播出电视剧,每集时长为15分钟。

    由于集数比较多,一般在150集以上,所以也叫做连续电视,少的也在40集以上。

    因为后来受到了家庭主妇们的欢迎,所有其他电视台后来也纷纷效仿,结果晨间剧就演变成了一个比较重要的电视剧播出时段。

    好的晨间剧,收视率也能高达百分之二十五。

    特别是由于晨间剧三观端正,充满正能量,晨间剧女主角往往很快就能被观众熟知。

    既然能留下好印象,那么接下来也就要火了。

    像松本庆子的圈内好友石田良子,就是靠着1983年的一部晨间剧《给星期五的妻子们》被电视观众所熟悉,才成功完成了由歌手到演员身份的转变的。

    我们国内观众所熟悉的《阿信》,也是日本晨间剧的经典之作。

    由此,也就完全可以看出晨间剧在题材上的特点。

    是的,由于晨间剧时段,固定收视群体,主要是家庭主妇和老人,题材方面当然会有特定要求。

    六七十年代,基本都都以“主人公用不屈不挠的生活态度对抗逆境,最终战胜艰辛的命运”为作品主流,代表作《阿花》。

    之后则以“以女性在职场的艰辛奋斗记”为主流突出女性地位,代表作《青春家族》。

    此外,还有“讲述女主人公一生传记”和“现代女性奋斗记”两种形式交互放送,作为补充。

    总体来说吧,《红楼梦》这样的反应华夏古代大家族兴衰的题材,以及女性角色为主的故事,放在这个时段还是比较合适的。

    虽然也不可避免的因为日本晨间剧的特性,三十六集的《红楼梦》被切割成了一百零八集,原本的一集每次只能播出十五分钟,极大的干扰了剧情的连贯性。

    但胜在晨间剧可以从周一一直播到周六。

    从这个角度来看,反而又有利于维护日本观众的耐心,不至于让观众彻底把这个来自华夏的古代故事置于脑后。

    而且正如宁卫民当初所想的那样,作为晨间剧播出的《红楼梦》和nhk的每周日播出一集的《春之波涛》形成了无缝连接。

    实际上,首周的数据出台,居然还很不错。

    别看第一天只有百分之八不到的收视率,但每天都有缓慢增长。

    直到周六这天,反馈上来收视率已经突破百分之十了。

    如果说,这是一步日本的晨间剧,顶多也就是及格线,恐怕制作人还会有不小的压力,毕竟电视台播出的剧通常都是自己花钱制作的,有成本问题。

    但对于这部《红楼梦》就不能这么理解了,除了存在天然的文化隔阂之外,tbs所付出的成本并不多,能达到这样的收视率,对于他们那是相当划算,省了大钱了。

    而且更令人欣慰的是,除了有两所宁卫民做过推广活动的大学,应学生只要求,主动邀请他们再去为《红楼梦》进行交流讲解。

    此外,还有不少观众主动给电视台打来电话,询问这部电视剧是否会有录像带发行出售,以及哪儿可以买到剧中的服装、配饰之类的东西。

    由此可见,宁卫民的功夫是没有白费的,这部剧已经赢得了一部分观众的喜欢。

    那么只要收视率维持住这个水平,后续别崩,就应该算是在日本观众的心目中立住了。

    而且很可能随着文化推广的进一步深入,日后又从这些电视观众身上多开辟出一条财源。

    对此,宁卫民是深感期待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