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赴宴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这条颜色太素了,换那条宝蓝色的吧?你这么年轻,不要把自己打扮得像老头子一样,我希望我的未婚夫是全场最英俊的男人……”

    “哈哈,千万不要这么说,庆子,你已经是全场最漂亮的女人了,我要是再把新郎官的风头也给抢走,那新郎和新娘肯定会恨我们的……”

    宁卫民的话确实把松本庆子给逗笑了,但她却依旧执着。

    低着头很专注地为宁卫民打好了领带结,摆弄端正后,又夹上金质的领带夹。

    然后再仔仔细细好好整理了一下衬衣领子。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最后退了两步仔细看了看,才终于满意一笑。

    “好啦,阿民,你现在看上去很帅气。”

    宁卫民低头看了看,他自己也非常喜欢松本庆子给自己扎的领带结,不薄不厚,端正时髦。

    在接过庆子递上的外套,穿好后西装后照了照镜子,他觉得镜子里的自己确实仪表堂堂。

    于是再度夸奖打扮自己的大功臣。

    “华夏人常说,娶妻要娶贤,我可真是有福气啊。我未来的妻子不仅温柔漂亮,而且还这么贤慧能干。领带打得比男人都漂亮,看来这次想不抢风头也不行了,别说有你陪着我一起出席,就冲你把我打扮的帅过当年的三船敏郎。今天婚礼现场的那些男人也会被我活活气死的。庆子,我感觉你就是去从事美容行业,也会出人头地的想必连新郎看见我,都会后悔选错了造型师……”

    松本庆子再度忍俊不禁红着脸笑了起来。

    她也是够了自家未婚夫真是个神奇的物种,居然私下里,时刻都不忘了对自己夸奖。

    明明是每个妻子都会做的事,也值得他这么大惊小怪,如此夸张。

    不了解他的人,多半会以为他是个嘴花花的浪荡公子。

    不过被所爱的人欣赏,她当然也会开心。

    于是直接扑在了宁卫民的怀里撒娇道,“阿民,我对你的那些朋友们一点也不熟悉。我可是有点紧张呢。所以你不要着急哦,我还需要好好的化化妆,才能出发。你乖乖的等我哦,我保证很快的……”

    宁卫民眼中精光一闪,连忙抓住机会进入了五好男友模式,更是不吝言辞猛拍马屁。

    “没必要吧?你的素颜也很美丽,即使不化妆都一样好看。再说你有什么可紧张的,应该是他们紧张才对,今天的婚礼居然有全日本最好的女演员大驾光临,那是他们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气……”

    恋爱啊,其实是一门传统艺术,讲究的是说学逗唱。

    在后世,这应该是一个男人哄老婆的必备技能。

    维持良好的男女关系,这种小情趣非常重要。

    宁卫民不但是一直这么认为的,而且来自网络时代的他,肚子里就是个杂货铺儿。

    根本无需准备,随时都能妙语连珠,哄自己的女人开心。

    或许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对这个经常言辞夸张,口花花的男友,松本庆子也确实很喜欢。

    虽然有的时候,宁卫民难免会用力过度,说些蠢话。

    但仍然可以视为百分百的良心男友,世间难求。

    当然,松本庆子肯定是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的鬼话。

    而且她化妆是为了尊重新郎新娘,证明自己是很郑重准备后才出席喜宴的。

    在日本这是一种礼貌可不是纯粹为了漂亮,宁卫民的理解很有些偏差。

    “好了,你先出去吧。你再说这样的傻话,我们就得迟到了。”

    松本庆子不打折扣地坚持原则,冲宁卫民温婉一笑,就把他推出卧室了。

    不过宁卫民也不在意,他看得出来未婚妻被夸得挺美,心里应该还是挺高兴的,直接就去了客厅等着。

    说实话,其实要说紧张,他今天才是真的有点紧张才对。

    毕竟受邀出席左海佑二郎和香川美代子的婚礼,还是他第一次出席日本人的婚礼。

    他怕弄不好哪儿没留意就得现眼,丢自己的人没关系,连累松本庆子就不好了。

    再有他自己的婚礼也已经开始规划了,在某种程度上,今天也是抱着学习的目的去的。

    素闻结婚是件挺折腾人的事儿,他也实在是怕日本人结婚仪式太过繁复,真给自己整不会,也学不来,那就糟糕了。

    “我好了,阿民!”

    不多时,松本庆子走了出来,作为女人,她比起大多数捯饬自己完全没有时间概念的同类,要言而有信多了,而且技术也相当老道。

    她化了淡妆,看起来比平时更加俏丽了三分,原本就很好的皮肤显得更加细腻。

    身上穿了一套白色的洋服,束腰、到膝的套裙,以及拎了一个白色的棉织手包。

    看起来简洁又端庄。

    白色在曰本有高贵以及纯洁的含义,很适合出席婚礼酒宴。

    看着松本庆子的眼神,宁卫民完全不用她开口询问,就由衷称赞道。

    “很漂亮。真是太美丽了!”

    这次没有过分的言辞玩笑,宁卫民很分得清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他的态度因此显得真诚,让松本庆子大感安心和满意。

    不过到这一步,还是不能说走就走,因为还有最后一件事——得带上礼金呢。

    日本人结婚在这点上和华夏文化一脉相承,都得收份子钱。

    只不过日本叫法是“御祝仪”,而且包装颜色也和我们不一样罢了。

    宁卫民眼瞅着松本庆子拿来两个精致的素色信封,然后在上面写了“御结婚御祝”的字样,这就是所谓的“仪金袋”了。

    说实话,这种颜色,作为华夏人看了八成会觉得心里发堵。

    不像办喜事的,到像是白事。

    不过好就好在还要扎彩带的。

    眼瞅着庆子剪了两条金色的缎带,搭配着信封的颜色,宁卫民才终于觉得有点吉祥喜庆的样子了。

    不过接着他抽出了信封里面的钞票看了看,发现每个信封居然只有十万円。

    便又忍不住好奇地问起,“怎么这么少?会不会让别人说我们太吝啬?”

    当然,这倒不是说宁卫民上赶着,非要当冤大头。

    关键是他给谷口主任的儿子谷口辛佑在年前发一回年终奖都五十万円。

    年前给香川凛子甚至发了二百万円。

    毕竟如今的日本社会,特别是东京,现在就是这么个浮华的环境,大家的收入普遍都高。

    就连便利店打零工的学生,每月都有二十几万円的劳动报酬。

    一般公司的正式社员工资多数薪金只是三四十万,但如果加上一百多万円的交通费、招待费各种补贴和福利,就不少了,属于变相高薪。

    相当于每月的个人开销是公司负担的,自己的工资可以完全交给家庭。

    所以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宁卫民自然就觉得有点拿不出手了。

    说句不好听的,这二十万円,在他心里,目前也就够一个人在赤霞俱乐部,勉强喝一顿小酒的。

    因为一坐下座位费就要先收十万円呢,剩下十万円买一瓶普通威士忌也就是勉强,根本不算什么。

    然而他却没想到,日本社会的礼金居然是有统一标准的。

    据庆子为他解说,说为了大家不至于因为人情往来烦恼,也因为牵扯到赠与税的问题。

    日本社会其实在送礼金方面,也是有一个“市场价”的,几乎人人都在遵守。

    而且根据各种远近不一的人际关系,礼金多少,析分得也很清晰。

    比如结婚这种事,提前恭贺不去喜宴可以减半。

    如果按正常来说的话,普通朋友应该送五千到一万日元。

    同事的话,一万到两万日元就可以。

    无论下属还是上司,有隶属关系的,是两万到三万日元。

    公司客户通常会给三万日元。

    恩师是两万到三万日元。

    亲属里,兄弟姐妹的同辈人三万,父母五万到十万日元等等。

    这是可以以地域区分,却无需分阶层的共识。

    说白了,就是天皇嫁女对于请来的宾客也是这么收份子钱的,没有例外。

    而且因为近年经济形势大好,对比前几年的情况,份子钱也已经有了很大幅度的增长了。

    其实在广场协议之前,那时最普通的人际关系只要随礼两千円就行了。

    结果现在行情普通上涨。无论朋友还是同事五千円都有点拿不出手了,起码也要一万円。

    想想看,两年的时间涨了三五倍,这实在涨得有点快了。

    说白了,这玩意也跟着经济泡沫走。

    果真时代巨浪影响到了日本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啊。

    所以说,送给左海佑二郎和香川美代子的礼金,其实已经是松本庆子考虑到他们是宁卫民在日本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关系算是比较亲近的,极力往多了给了。

    甚至都到了能够比肩新郎和新娘至亲的地步。

    在日本,他们送出这个数目的礼金非但不会被人嫌弃,反而多半会被新郎新娘给与一个热烈拥抱。

    真要说到担心,其实松本庆子担心的倒是会不会送的太惹眼,会让他们看起来像个什么都要争先,总是找机会炫耀财富的暴发户呢。

    她怕会因此引起别人的误会,甚至引起新郎新娘家人的非议呢。

    可以,有理有据,想得已经很周全了。

    宁卫民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

    至于他的心里,滋味其实是有些矛盾的,心痛更大于庆幸。

    因为份子钱不用多送当然是好,可问题是他也很快就要举行婚礼了。

    也就是说,无论他和庆子的婚礼多么铺张,怕也只能按照这个标准来收份子钱了。

    这和他的预期可有不小的差距,只能说日本人就是鬼啊,连个敛财的机会都不给他。

    他的婚礼,大约赔本是肯定、确定,以及一定的了。

    哎,费力不讨好,真是费力不讨好。

    越想越心痛,他也只有叹着气出门发动车辆去了。

    而这突然间的情绪转变,则让松本庆子感到多少有点摸不着头脑。

    心说又怎么了?

    刚才明明还好好的,忽然就变得失落起来。

    难道结婚不是件好事吗?我们也要结婚了呀。

    自己的未婚夫哪儿都好,就是情绪方面……好像有点神经太敏感了。

    是因为孤儿的原因嘛?

    看来妈妈说的没错,男人再有本事,内心也是一个孩子,也需要温柔和关爱。

    今后自己还是得尽力多关心他才是呀……

    宁卫民当然不会知道到松本庆子的想法。

    但他的情绪确实在松本庆子故意转移话题中慢慢好了起来,甚至还有点期待起来。

    要知道,一般婚宴,他肯定是不会去参加的。

    他那么忙,哪儿有那个时间,也没那个兴趣。

    但今天这场他非去不可,因为结婚的是左海佑二郎和香川美代子。

    这两个人不但都可以算作他的朋友,香川美代子还是香川凛子的姐姐。

    而且最最关键的是,香川美代子还是介绍他和庆子相识相爱的大媒。

    想当初要不是因为香川美代子请求自己帮忙,他和庆子也不会有幸福的今天。

    所以于情于理,他都要到场恭贺一声,为这修成了正果的幸福一对送上祝贺。

    不过话说回来了,任何事都没有尽善尽美的。

    对他们的结婚这件事,他也是既感到欣慰,又多少有点遗憾。

    欣慰在于左海佑二郎和香川美代子这对在东京飘零的男女终成眷属,得到了他们的幸福、

    他愿意看到这一对像他一样出身贫寒的小夫妻能过上幸福的日子。

    也庆幸他们听了自己的劝告提前买下了房子,让他们从此真正在东京站住了脚。

    而遗憾在于,日本人的封建思想和传统实在是太根深蒂固了。

    香川美代子,啊,不……

    一周前她就和左海佑二郎登记了,因此也改了姓了……

    所以现在应该称呼她左海美代子。

    对,她已经向青叶不动产递交了辞呈,准备在婚后就回家相夫教子了。

    也就是转职当家庭主妇,以后就不出来工作了。

    这种事在宁卫民的眼中,当然是愚蠢至极,又实在令人无可奈何。

    说实话,他其实认为香川美代子的性情开朗大度,又有耐心和细心,说话也很谦虚客气。

    其实远比爱吹牛的左海佑二郎更容易讨人喜欢,获得客户的信任,这一点从销售数据上就能看得出来。

    即便没有宁卫民刻意的关照,香川美代子如今也凭借自己的本事成为了青叶不动产的金牌销售。

    而现在这大好时机,正是她大展拳脚的时期啊。

    最后的三年,弄好了,她不但能还清房贷,甚至能把后半辈子的钱给挣出来。

    不但能够彻底实现阶层超越,兴许还能自己拥有一家咖啡店或者花店什么的。

    可偏偏左海佑二郎怕人笑话他,觉得结婚后还让老婆挣钱是男人没本事。

    再加上这家伙如愿以偿的真的升职了,索性就让美代子从青叶不动产辞职了。

    而美代子居然对这种要牺牲自己的付出心甘情愿,毫无怨言,非常顺从的就答应了。

    要知道,这种离职是没有经济补偿的。

    青叶的老板出于人情,只是提前把她做成的交易提成都发给了她,个人还给了十万円的礼金,一再的挽留,哪怕不能当时就改变美代子的想法,也劝她好好想清楚。

    由此可见对她的器重。

    但即使老板做到这份上,美代子也是吃了秤砣一样,坚决谢绝了。

    对这种事,宁卫民还能怎么办呢?

    人各有志,他也没办法干预。

    哪怕他都跟香川美代子打招呼了,说卖地产的事情还想委托给她处理,让她干几年再退职,人家也毫不留恋,义无反顾。

    这就没辙了。

    他再牛也治不了这种日本社会长期存在的顽疾,更管不到人家两口子想要怎么过日子上。

    所以现在他,只是在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后,忽然心有所感罢了。

    他忽然意识到华夏所有女性都该庆幸自己生在了华夏,都该为此而感激自己的祖国。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华夏才是真正实现了男女平等权利的极少数国家,真的很罕见。

    总之,就这么一路浮想联翩。

    宁卫民开着松本庆子的那辆丰田皇冠,赶到了喜宴要举行的地点——位于东京新宿的新大谷酒店。(本章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