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婚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宁卫民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前来的。

    对日本人婚姻风俗不甚了解的他,今天真的是头一回参加日本人的婚礼。

    却没想到,他才刚到了婚礼的举行地点。

    一下车,就被饭店的结构和布局给震惊了,而且一进入饭店内部,就感到大有收获。

    不为别的,就因为在东京,新大谷饭店居然有着一个十英亩面积的日式花园,很受客人们的喜爱。

    要知道,这可是东京,如今即将成为地球上房价最高的城市。

    在它的市中心拥有一个十英亩的花园,那意义绝不是“土豪”二字可以形容的。

    因为要认真说来,抡收入,香川美代子可一点不弱于左海佑二郎,甚至还有过之。

    尤其对于一个生长在共和国的华夏人来说,能待在这里,还有着特殊的意义。

    想要有所得,就要有所付出。

    要真是那样的话,那他的颜面可就难看了。

    在热情地表达了欢迎之意后,他们还亲自把宁卫民和松本庆子请到宾客席落座。

    坦白说,让他们出了好大的风头,一下子就成了宾客里最显眼的一对儿。

    尤其是美代子这个姐姐,因为要照顾妹妹,非但没有太多的机会展现自己的娇艳,而且也养成了朴素的生活习惯。

    为了这么好的老婆,哪怕飞三百公里,跑到广岛去也不算什么。

    比如说位于酒店一层的会议厅,就是当年华夏代表团召开记者招待会的地方。

    不过好在没耽误事儿,而且这个年代,普通人眼里的艺能界,神秘程度堪比联邦调查局。

    于是这么一来,他忽然就对这个新大谷饭店萌生了强烈的好感。

    于是宁卫民立马端正态度,轻轻握住了庆子纤细的手指,爽快地答应,“好啊,只要你喜欢,我就陪你去,我们在哪里举办仪式都好。”

    不过要是再想想的话,在东京市中心拥有一个有四百年历史的花园,这或许比它的面积更让人感到惊奇。

    建交,便意味着两国有了正式的外交关系,设置大使馆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不过更显眼的还是说是新娘子美代子。

    新大谷饭店的老板和华夏有很深的渊源,所以这里当时被称为东京对共和国最友好的饭店。

    至于他作为美代子的老板,其实心里再苦不过了。

    在今天这样一个日子里,认真的打扮起来,居然能犹如明星一样的光彩夺目。

    他有点喜欢这种高效又快速的婚礼模式,觉得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复杂,眼瞅着为数不多的几个人需要发言,完成简单的仪式后,应该就可以大吃大喝了。

    可日本新人穿的西式礼服都是白色的,这小子穿上这么一身,难得倒是显得高雅了不少。

    而饭店的十一层十二层,是建交前的1972年共和国芭蕾舞团出访时所住的楼层。

    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倒也不像青山不动产的老板这么义愤填膺,而是全心全意地在观察着婚礼现场的布置与流程来。

    所以等到左海佑二郎牵着新娘美代子的手在台上深情致辞,显摆两个人手上的戒指时,他的嘴里忍不住“啧”了一声,下意识的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未婚妻。

    对于美代子这样选择辞职回家当家庭主妇的妻子,这番话就是结婚的最好祝福了。

    他倒不是怕花钱,可这也太麻烦了,他得花时间和精力啊,真是有心想要好好批评批评日本这样劳民伤财的风俗。

    这还不算什么,要知道,新大谷饭店不但是东京颇有名气,具有悠久历史的老牌饭店,和大仓饭店,帝国饭店,并称为东京高档饭店的“御三家”。

    由于有新郎官身份加成,左海佑二郎今天显得格外精神。

    连那在服装公司上班,一向比她要显得时尚漂亮的妹妹——香川凛子都比下去了。

    谷口主任一家也没多少心思喝香槟,一个劲儿往大门口张望着,替香川凛子着急。

    至于台下的宁卫民,当然对这种无聊乏味的讲话也不感冒。

    或许这就叫好汉无好妻,赖汉娶花……

    不,呸呸,我这不成了骂自己了嘛!

    嗨!这特么一定是谬论,谁妖言惑众来着?绝非好鸟!

    婚礼的媒人是新郎和新娘在东京共同的朋友,当初正是这个人让左海佑二郎和香川美代子彼此相识。

    看看手腕上的表,觉得时间还有些富裕,他索性邀请庆子先一同去一层的会议厅去看了看,站在里面缅怀先辈们的当年。

    但倘佯在这里依稀可以找到当年那些中日外交经典场面发生的地点。

    今天这个原本是最露脸的日子,差点就变成了丢人,自然是后怕啊。

    原本应该是左海佑二郎去辞职,专心料理家事才对。

    大使馆不是旅行团,怎么会住在饭店里呢?

    宣传资料上显示的逻辑很简单,一切来源于两国外交关系的破冰。

    而这一切都在一份图文并茂的饭店小册子上写得相当清楚,可真是让看过之后的宁卫民为之瞠目结舌。

    这种情绪下,饭店里原本只是给人豪华和明亮感的厅堂和走廊,忽然就散发出犹如万花筒般的绚烂光芒,这或许便是光阴的魅力。

    这下子,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才算有心思进行婚礼流程。

    对他而言,真的是好险!

    宁卫民甚至都不知道,左海佑二郎荣光焕发,与有荣焉的背后。

    无论自己的亲戚朋友还是上司同事,可都被他挨个通知到了,谁都知道松本庆子官宣的结婚对象是他左海佑二郎的朋友。

    结果当宁卫民和松本庆子到来的时候,不但香川凛子展颜而笑,谷口一家也都主动迎接他们,过来寒暄。

    宁卫民在走过饭店大堂时,因为好奇随意拿过一份饭店的宣传册翻阅,没想到居然有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大发现——这里竟然曾经是华夏大使馆所在地。

    而且宁卫民自己,也很快想明白过来了。

    这特么的……

    并且着重提及了最近已经提拔左海佑二郎出任公司组长一职,还说未来相信他完全可以胜任更高级的职位。

    你一个卖保险的,哪里有我们卖房子的赚得多呢?大白天的你说什么胡话呢……

    “阿民,你可别有什么误解啊,日本人的婚礼并没今天看起来这么简单的。”

    这小子平日里格调杂色太多,穿衣服总喜欢亮闪闪的,戴表也喜欢金色的,有点俗气。

    如今的新大谷饭店虽然经过升级改造,早已经不复当年的样子。

    “可是……可是,眼前这一切怎么解释?难道这样在酒店的西式婚礼不是满好吗?”

    原本订好的饭店得退掉,就是再贵,也得住在这里的十五层。

    其实无论怎样,以松本庆子的影坛地位和国民心目中的形象,他们在日本举办的婚礼不可能简简单单了事的,必然要大操大办一场。

    这表明新郎前途无量——潜台词是,当太太的,能嫁这么一个优质男是难得的福气。

    只可惜,美代子是个女人,按照日本社会的传统,是没法主外的。

    这小子还挺有艳福的哈。

    果然,庆子感受到了他的心意,笑得更开心了。

    原本就温婉漂亮的她,换下平时的职业装,穿上洁白婚纱,看着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连宁卫民都有点想不到,这个在他眼里,平日里衣着普通,化妆几乎就抹个口红的姑娘。

    在建交前,共和国的来往人员便经常下榻于此。

    “什么意思?”

    他认为这样的安排,才能体现出自己的诚意,也一定会让老家的亲人们感到满意的。

    尤其是对于松本庆子这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明星,更是满心都是憧憬和尊敬,所以完全没人挑理,等着他们的只有热情的欢迎。

    就连左海佑二郎和美代子看到他们后,小两口一起来门口迎接。

    四百年前的地价,肯定没有今天这么恐怖。

    总之,宁卫民在楼下,一直待到跟新大谷饭店的销售部索要了饭店十五楼层的房间价格,又稍微打听了一下多间房的折扣问题。

    当然他看着替左海佑二郎不断鼓吹的保险公司课长就不顺眼。

    但这位保险公司的课长可不知道,他所说的一切反而让青山不动产的老板心里嗤之以鼻,暗地腹诽不已。

    这才带着松本庆子,赶在婚礼正式开始的前五分钟,来到顶楼名为“sky    restaurant”的旋转餐厅。

    但正因为发生过这段历史,所以这个饭店一直保持了一个习惯——为十五层的每个房间放华夏人爱喝的花茶。

    至于当年临时性的共和国大使馆,用的就是十五楼啊。

    原来,他此时此刻正身处于了不起的文物里。

    “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不就是举办两次婚礼吗嘛。一次传统的神前仪式,多半是要回新郎老家去办的。那个最为郑重和神圣。而在酒店这样的人前式西洋婚礼仪式,是比较轻松热闹的聚会。别看要当着所有来宾的面宣读结婚誓词,请所有亲朋好友见证他们成为相伴一生的人,然后接受众人的祝福。但这纯粹就是一个对外宣布的形式,因为很多来赴宴的人和新婚夫妇不过是名片之交,根本不认识。但只是要是来的人多,就会显得气派排场。”

    结果临了,今天却一直没见到人。

    不过现在当然就可以安心的站在众人门前嘚瑟了。

    然而,两个国家的建交属于外交事件,总是以突破的方式实现的。

    男方主婚人是左海佑二郎在保险公司的上司。

    就这一眼,和他心有灵犀松本庆子就有了感应,几乎同时也望向了宁卫民。

    虽然松本庆子对他半开玩笑地跟他说,“新大谷饭店弄这么个花园,可能没花多少钱,因为它的存在已经四百年了……”

    婚礼开始后,媒人因为不善言辞很快退贤让位,结果保险公司的上司一开口,就滔滔不绝称赞起了左海佑二郎本人出众的业务能力。

    明明用的好好的女性员工,一结婚就特么的没了,还得重新再培养新人,非常浪费资源,还很影响工作效率,这让他怎么开心的起来?

    而相反的事,他对于马上赶往结婚现场却不太热切了。

    “我是说,日本的婚礼传统的方式是到神社办婚礼仪式,还要有迎亲式,披露宴,照相式等,严格正轨,精彩是精彩,但费用就上天文数字,还要大办宴席呢。肯定是你想象不到的繁琐,到时有你的苦头吃,你可别抱怨啊……”

    或者说,这里就是共和国第一个驻日大使馆的旧址。

    因为这番话起码保证了左海佑二郎的收入水平,应该是可以养家的。

    历史,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撞进了你的生活,让人措手不及。

    那真是恨不得一杯香槟酒浇在那家伙的秃头上,好好让这个大言不惭的家伙清醒清醒,才解气呢。

    直到后来大使馆在南麻布有了专属的房产,才搬出去。

    香川凛子作为宁卫民的下属和新娘的亲属,早就守在餐厅外焦急地等候着了。

    左海佑二郎其实一直在担心,宁卫民这边会不会有什么变故不来了。

    而女方主婚人则是青山不动产的老板。

    不过看到宁卫民表情轻松,神采飞扬的样子,懂得他心思的庆子却又温婉一笑,用小声耳语,亲口破灭了他的幻想。

    否则的话,要从赚钱养家的能力出发。

    以至于让左海佑二郎这家伙捡了个漏儿,这么一块璞玉居然被他给毫不费力弄到手了。

    然后他就断然决定,要为天坛和服务局来日本出国考察的人更改住所。

    甚至是偷偷抹了把汗在心里暗暗嘘了一口气。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可是个大嘴巴,早就把松本庆子要来参加自己婚礼的事宣扬出去了。

    所以,没有哪个国家还没建交就给对方修大使馆的。

    而建交后,修大使馆,哪怕是买个大使馆总得花些时间,这时候外交官们不能睡马路吧?

    这样一来,找个租住的地方,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没想到,正要开口,却又听松本庆子说,“有关神社的婚礼,我可是很期待呢。我选了一家广岛县,一个小岛的神社,我们去那里举行好不好?不瞒你说,那里的风景非常美,其实从学生时代起,我就期待能够在那里举行自己的婚礼……”

    不得不说,这香川姐妹还真都是美人胚子,只可惜有点被穷苦的家境给耽误了。

    如果按照日本人通常要早到十五分钟的习惯,他们当然算是有点姗姗来迟了。

    在窗户纸捅破之前外交事务方面只能看,不能动。

    建交后,它自然地成了华夏大使馆的临时驻地。

    包了整个一层,只有两个出入口,很好处理安全问题。

    宁卫民一肚子槽吐不出来,没想到光在日本就要办两次婚礼,这也太让人。

    他们的婚礼绝不可能是纯粹两个人之间的事,也不可能只做到让松本庆子的父母满意的程度就好。

    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婚礼同样是一场需要标新立异的表演,要给日本民众,给庆子的影迷一个交代。

    就像山口百惠当年嫁给三浦友和时一样,这就是公众人物的宿命。(本章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