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相偎相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气好像有点热了,快请进吧。」

    随着松本庆子的柔声邀请,宁卫民和她走进了与车库相连的门,由此通往别墅的内部。

    除了园丁去关车库的大门,两个女佣则一声不吭,在他们身后亦步亦趋的默默跟随。

    此时,宁卫民再度感受到了「日货」的优秀质量。

    虽然两个家政妇容貌平常,都谈不上漂亮,但是恰好是那种存在感很低的类型。

    这反而成了她们职业上的优点。

    哪怕一直伴随左右,也不会让人感到太多别扭和难受。

    宁卫民仍然能够集中精力,仔细去观察房屋的构造。

    他发现今天走的虽然是偏门仍然很宽大,而且到达别墅前有一段路是透明的玻璃幕墙走廊,能够清楚地看到郁郁葱葱的庭院,里面尽是枝繁叶茂的花树。

    虽然没有池塘但草坪修整得很整洁,蜿蜒小径的尽头还有个木头质地小凉亭。

    从造景清新优雅堪称赏心悦目的美感上来看,他认为平木这个园丁是称职的。

    「你这庭院好大啊。」

    宁卫民忍不住赞许,目测占地不小。

    「没有了,庭院才六十多坪。在田园调布属于中等。」庆子照旧谦虚。

    「那也近乎于二百平米了,不小了。房子里面多大?」

    「占地八十多坪,加上地下室的话,上下一共三层。」

    掌握了这栋房子的大致面积,宁卫民由衷感慨。

    「那就是说总共占地一百五十坪,房屋有差不多八百平米的使用面积了?这在哪里都是毫无疑问的豪宅了。住在这么漂亮的大房子里,肯定每天都很惬意吧。」

    哪知道庆子却说,「住久了,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反而房子越大,人的心里越容易空虚。不过现在当然不同了,我们婚后可以在这里一起生活了,让我对这栋房子又有了新的期待呢。」

    其实庆子之所以会这么说,也不奇怪,毕竟马家花园可是京城首富的宅邸。

    虽然生活设施如今显得过时了,可要论建筑规模和豪阔,这里怎么可能比得过有山有水,大的像个公园的马家花园?

    尤其建筑设计以及营造水平,都能充分体现出的华夏文化之美,这都不是一般建筑能媲美的。

    而一旦见识过了,眼界就高了,庆子对于房屋也就有了更高更多的挑剔和要求。

    所以她更在乎的其实是和谁住在一起。

    「说的是啊,房子再好,还得和喜欢的人一起生活才算美好。」宁卫民附和着表示认同。

    「所以啊,你是否喜欢这里也很重要。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或者有什么特别的喜好,请务必说出来,我会照你的意思办。」

    「好,谢谢,我知道了。」

    「就比如这个庭院,你要不要养一些鱼?京城的院子里是有鱼的,京城人是不是很喜欢养鱼?啊,阿民,要不我们挖个小池塘好了,这里没有金鱼,却能养一些锦鲤……」

    「真的不用,就保持这样很好,放心吧。我很喜欢这里现在的样子。如果我想有所改变的话,是不会跟你客气的,好吗?老婆……」

    宁卫民已经明确感受到了庆子对他的情谊。

    就这样,小两口肩并肩的前行,满口随心的闲聊着,毫无顾忌秀着恩爱,撒着狗粮。

    他们全然不在意跟在自己身后的人是什么样的感受,这绝对是一种爱的炫耀。

    不过毕竟情有可缘。

    除了新婚的原因之外,也因为他们的关系长期处于保密状态,过去他们从没有多少机会,这样轻松的出现在别人面前。

    一起在外幽会和用餐都有点提心吊胆,即便是去偏僻的地方,也会时常担心,说不定道就在什么地方被人看见了,引来影迷和记者的好奇心。

    为了使人看不出是同伴,宁卫民还总是扮演司机的角色呢。

    即便是不得不共同出席宴会和酒会等公众活动,宁卫民也只是跟在松本庆子身后几步远的地方,有事两个人只能用眼色互相招呼。

    如果必须对话时,要先察看有没有被人瞧见的危险。

    甚至为了尽可能杜绝泄露消息的渠道,庆子更是从来不敢带宁卫民来自己的别墅。

    她只好和宁卫民在西麻布的那间小公寓里偷偷过着低调的同居生活。

    哪有今天这样的轻松随意,正大光明?

    所以尽管只是在自家的佣人面前展露关系,但对他们这样的夫妻来说,就已经很幸福了。

    很快到了真正的建筑内部。

    不用说,和外面的庭院相比,别墅的室内布局与装潢显然对宁卫民的吸引力更大。

    宁卫民走进客厅,第一眼就欣喜地感受到,这虽然不是一套全新的房子,但却精致而优雅。

    别墅的一层有足够大的客厅和一间十叠大的餐厅,以及一间八叠大的卧室。

    虽然不是很宽敞,但冷暖设备,厨房、干湿分离的浴室、厕所一应俱全。

    松本庆子把所有必要的家具和家电,认真细致地置办周全,每日还有专人负责全面清理,一切都干净如新。

    毫无疑问,这里是比任何一家五星级酒店更舒适,更卫生,也更温馨的居所,确实房如其人。

    「小姐……啊,抱歉,太太,快到吃饭时间了,请问要准备午饭吗?」

    当客厅里的大座钟敲响,家政妇里年纪较大的小野适时询问。

    「啊,就随便弄一点吧。」

    松本庆子看了看宁卫民的神情,会意后转头吩咐。

    「不用太复杂了,准备点牛排沙拉、天妇罗和烤鱼就好。」

    「家里有酒吗?再开瓶红酒吧。」宁卫民又提了一个额外的要求。

    「是,先生。有的,法国酒可以吗?波尔多产区的。」

    小野毫不犹豫点头答应,而且还主动提供了相关信息,这点让宁卫民很满意。

    不知道是不是松本庆子提前嘱咐过,还是这几个佣人很会看眼色,反正像网络里的狗眼看人低的恶俗段落,丁点没有。

    没人敢有丝毫怠慢,没人把他当做吃软饭的上门女婿,而是极尽所能的在表现。

    当然,或许也与日本家政人员工资很高,都是大学相关专业毕业的缘故有关。

    这些人的工资一小时三千円呢,收入能赶上一个小公司的课长。

    这要是服务质量还没有保障,也太不应该了。

    总之,随着两个家政妇又去厨房忙碌起来,宁卫民则跟着庆子又上了楼,继续参观上面的房间。

    先看了书房,又走进卧室。

    宁卫民的脚步随着庆子,去观赏暖白色的壁纸,淡青色的地板,暖白色的梳妆台,然后他就看见了暖白色的橡木大床。

    那大大的床是有床架的,架子上有垂蔓和流苏。

    床上是洁白如云的被子,淡青色的床单,一尘不染。

    让人很想躺上去,慢慢地躺上去,让整个身体舒缓地陷入被子里,陷入东安松软舒适里。

    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眼睛,看床架子上垂下的小吊灯,像一簇初放的向日葵。

    忽然之间,屋里变得更亮了,光亮驱赶走了幻觉。

    不知不觉中出神的宁卫民也从麻木中苏醒,一下子注

    意到了庆子的举动——原来是她刚刚拉开了半遮掩的窗帘。

    「要不要换换家具?这里的颜色对你来说太素了吧?」

    庆子再度关切宁卫民的看法。

    「不用,真的不用,我这人对这些东西向来没有特别的要求,你应该清楚的……」宁卫民也再度谢绝。

    「那床呢?我们结婚了,床总要换一张新的吧?我们什么时候去选?」

    「那就更没必要了,这床是你睡习惯的了。原本只我一个人需要适应新环境,何苦要变成两个人?换了新床,要是你不习惯,会影响你休息的。」宁卫民的想法非常体贴。

    这让松本庆子立刻转脸望着他,目光里透露出克制不住的甜蜜,「为什么这么委屈自己?你不觉得你太迁就我了吗?你怎么什么要求都没有?我会觉得很亏欠你。」

    「不,我怎么会委屈?是你迁就我才对。我没提要求吗?那恰恰是因为我想要的你都给我了。难道不是吗?说实话,能娶到一个你这样的又温柔又能干的漂亮老婆,真是我的运气。我什么都没有给你,反而还让你在婚前签了许多苛刻的法律文件。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亏欠你,是我让你受委屈了呀。庆子,真的很抱歉,太对不起了……」

    宁卫民的目光透露出真诚。

    而望着他如此认真道歉的样子,松本庆子真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

    既有欣慰,也有说不清的种种情愫。

    她其实特别迷恋宁卫民偶尔流露出的孩子气,喜欢他这种多少有点纯真的坚持。

    每当宁卫民表现出这样的特质,总会让她有一种奇怪的冲动,想去抚摸他的脸颊,或者亲吻他的头发。

    或许女人天生就会把男人当孩子看待。

    或者,男人的天性就是孩子。

    又或者,男人在女人面前的天性就是孩子,而女人的天性又迷恋男人的孩子天性。

    总而言之,她喜欢宁卫民像这样对她说话,每次这种时候她的内心就很幸福,犹如收割了一片金黄色的稻谷。

    「不要这么说,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是我自己答应老人家的,也只有如此,才能让老人对我们的婚事放心。何况你也做了很多啊,没有你的努力,我和父母的关系也仍然会保持紧张呢。现在好了,他们都愿意为我们祝福了。难道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嘛。我认为我们的处境已经很圆满了,难道你不是这么认为吗?」

    说着,庆子拉着宁卫民的手走出了卧室,来到了二楼的阳台上。

    对这灿烂的阳光,蔚蓝的蓝天,和满园的绿色,她是这样的说的。

    「你看,只要我们能在一起,这些我已经看够的风景才会变得动人,五彩斑斓起来,否则呢?这些将对我不在有吸引力,会变得平淡无奇,黯然失色。就是这样的差别,你能明白吗?你已经给了我想要的一切了。是你让我变得鲜活充实。所以……不要再说谁欠谁了好不好?」

    宁卫民窥视着庆子那精巧而漂亮的嘴唇,看着她以撒娇的口吻说出这一切,痴迷地重申获得爱情的幸福。

    他忽然有一种感觉,他从来也没有这样踏实过,没有这样充实过。

    他笃信他已经完全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爱情,他们互相既不可背叛,也不可辜负。

    而这个女人和他组建成的家庭将成为他下半生的奋斗目标,他从此有了牵挂。

    他不在独来独往了,他也不会形单影只了,而他也得适当的调整事业和生活的目标了。

    这样的改变既让人感动,又让人惶恐,他忽然有点不自信,感到自己配不起这样的幸运。

    「不管怎么样,我什么都没给你,那太委屈你了。我感觉自己好差劲

    ,像个吝啬的混蛋,不配做丈夫。」宁卫民如同宣誓一样说。

    「好吧,既然你非要这么说的话,那就婚后给足家用吧。作为你的妻子,拥有你这样一个能赚钱的丈夫,我可是不会心慈手软的哟……」庆子靠在宁卫民的胸前,手肘轻轻抵了抵他,以最甜蜜的姿态,说着最俏皮的「狠话」。

    然而搂住了她的腰,宁卫民却没当成玩笑话,而是正儿八经的继续表示。

    「这个可以有啊。我大概知道日本的夫妻模式,我跟谷口主任打听过的。这样吧,每个月两千万円,你觉得可以吗?」

    「什么?两千万!你也太夸张了!哪里用得了这么多钱?每个月二百万円就好。再说,我自己还赚钱呢……」

    「这怎么可以?结婚之后,应该丈夫承担经济责任呀。难道还要分摊开支吗?再说了,这些家政人员每个月的开支就要将近二百万円吧。这么大的房子到底需要多少开销,虽然我算不出,可也不该是两百万円就够用的。庆子,你可别胡闹。我不希望自己的老婆受苦。我支持你工作,是希望你能享受事业带来的快乐,可不是真要你赚钱贴补家用啊。就这样吧,每月我给你两千万円。如果这笔钱你真的花不了,剩下的钱你就存起来当私房钱吧。」

    「啊,你是开玩笑的嘛?作为丈夫,居然光明正大鼓励妻子存私房?」庆子吃惊地问。

    「这有什么?难道不行嘛。而且这还不够,我还要送你一件有价值的新婚礼物,一件足能配得上你的礼物……」宁卫民大方的说。

    「阿民,真的不需要了。珠宝什么的,我都有了呀。而且真要说起来的话,你已经送给我了两家制片公司呢。难道这样的礼物还不算贵重吗?对比任何一个女人,我都已经很幸福了,真的不需要什么了。」

    「那两家制片公司,我可没出一分钱。既然没出钱,又怎能算我送你的礼物?所以我一定要送。总之,这件事你就听我的,等着收我的礼物好了。这也是我作为丈夫对你的第一个要求,要乖哦,做个顺从听话的妻子。」

    「啊哟,可真霸道呀,现在的阿民就像变了个人……」

    虽然嘴上不满,但开心却是遮盖不住的,此时的庆子笑得就像颗水果糖。

    「哈哈,或许吧,我是变了,我变得更爱我的庆子了……」

    阳台上,洋溢着幸福和激情的两个人紧紧依偎在一起,对着阳光明媚,望着晴空万里。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欢迎您!!!

    免费阅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