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诡异入侵

正文 第1484章 铺垫与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要为觥垒大学士抢功是假,为他们三个副手抢功是真。

    毕竟,觥垒大学士地位摆在那里,这件事做成了,他的功劳也会摆在那里,谁都抢不走。

    就算要为那水工学士表功,对标的也肯定不是觥垒大学士。反而是这三个副手,如若参与感不强的话,这份功劳他们能沾的部分,反而是微乎其微的。

    他们虽是觥垒大学士的副手,但也是五行学宫的学士。等级上其实是跟水工学士一样的。

    如果能把水工学士的这份功劳取代,受益人自然是水工学士这一伙人。

    因此,这三人心怀鬼胎,江跃哪会不明白?

    这三人的小算盘也没有太过掩饰,他们也知道觥垒大学士能看透这一点,因此当江跃这么说,他们也知道,差不多就可以了,点到即止。

    再说下去就僭越了,他们总不能胁迫觥垒大学士去替他们抢功吧?

    「大人,那么咱们下一步,该当如何?」

    不能胁迫,并不代表他们不能试探口风。

    江跃微笑看了三人一圈:「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

    那名独眼副手道:「既然灵脉已经实锤,属下觉得,这开发权应该掌握在咱们手中。」

    「嗯,此事当以我们为主导。」

    说来说去,这些家伙还是想获得主导权,从中捞取好处,边缘化水工学士。

    江跃之前通过跟觥垒大学士的交谈,已经知道觥垒大学士早就跟五行学宫高层联络过。

    也申请五行学宫那边派一些勘探人员过来,甚至还邀请了三大紫金绶带大学士之一的水镜大学士来主持传送阵法的扩张。

    虽说这件事肯定没有那么快有下文,但这主导权,按照之前觥垒大学士的想法,肯定不能交给这三个副手去干。

    那么,江跃此刻自然不能做老好人,轻易就松口。若是轻易答应这三人的要求,前后口风不一致,反而引起这三人的怀疑。

    不过,江跃此刻只求平稳,找机会对那传送阵法下手,至于这三人,只要他们不耽误事,就先稳住他们。

    若是他们非得讨人嫌来碍事,江跃也绝不介意将他们一并清除掉,省的碍手碍脚。

    收拾这三个家伙,可比收拾觥垒大学士简单多了。

    三人见江跃没有表态,还以为江跃对此有所顾虑。

    独眼副手劝道:「大人,此事……」

    「此事才到哪,不必着急。若有机会,本座难道会不给你们争取?别忘了,本座上头,还有紫金绶带大学士。要是上头看重此事,便是本座想亲自主持,也未必如愿呢。」

    我都不行,你们三个就省点心吧。该你们的自然是你们的,不该你们的,也别胡思乱想。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说下去就有点不识抬举了。

    「大人运筹帷幄,是我们心急了。」

    「是啊,我们都听大人安排。」

    江跃摆摆手:「好了,我心里有数。我出去这段时间,这边可有什么动静发生?」

    「大人,一切如常,又有几批灵石送过来,如今的仓库已经有些爆满,照这个势头下去,咱们还得扩建仓库。总不能让灵石露天堆着吧?」

    「嗯,扩建仓库并不难,这事你们着手去办便是。需要多少预算,耗费多少,你们大致做个报价,学宫不差这点钱。」

    「是,大人!」独眼副手听江跃这口气,是要将这件事交给他全权处理,心里自然高兴。

    这虽然比不上灵脉那么大的功劳,但这件事做好了,履历上也是有力的一笔,不比在地表世界拼老命来得更实惠?

    他们更担心的是觥

    垒大学士派他们上前线去,去地表世界冲锋陷阵。

    如今的地心世界,虽然还有很多好战分子,但实际上同样也有很多不想去一线战斗的。

    就像他们三个一样,他们就是这种老苟派的典型。相比于前线建功立业,他们还是喜欢后方的工作。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这三人,江跃也是松一口气。

    他也看出来了,这三人是属于那种投机派。本身能力就不是特别出众,还是属于那种投机取巧型的,战斗力也强不到哪里去。

    昨日是阵法休整日,那么运行两天,需得后天才是阵法的休整日。

    江跃原本是计划后天动手,但是考虑到夜长梦多,他还是想看看,有没有提前动手的机会。

    因此,他决定再去传送阵法视察一二。

    反正他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传送阵的安全,保证灵石运输链不受任何影响,这是他的职责所在。

    觥垒大学士有这份责任在身,他就是一天到晚泡在传送阵法周围,其他人也没话好说。

    毕竟现在传送阵法是五行学宫的重中之重。

    负责传送阵法的王壤学士,其实很不喜欢迎来送往这一套。他只想静静地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把传送阵法弄好。

    可觥垒大学士来,他作为负责人又不能视而不见。只能是硬着头皮来接待,就差没说,您老人家咋又来了?

    昨天不是刚来过吗?还没完没了啦?

    王壤倒不担心觥垒大学士来,他更担心的是觥垒大学士用势来压他,逼迫他妥协,增加阵法的承载负荷,延长每日的工作时间,甚至缩短阵法的修整时间。

    这些都涉及到王壤的原则问题,他是断然不会退让的。可他又不能不担心,毕竟跟觥垒大学士硬顶,也绝非他所愿。

    江跃见王壤接待时,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好笑:「你担心什么?难道本座还会强压逼迫你不成?」

    「啊?没有……没有……」王壤心事被戳中,一时有些尴尬,连忙否认,只是这否认显得有些拙劣。

    「行了,你也别疑神疑鬼。本座的职责,就是确保传送阵的运行,灵石的传送,你不想传送阵出事,本座同样不想。既然你对传送阵更专业,自然是你说了算,莫非你担心本座会强行要你改主意?」

    王壤不好回答,只能苦笑:「大人英明。属下也不是故意想要如此,实是传送阵法已到极限。属下也实属无奈。」

    「好了,我今日来此,也并非给你施加压力。而是想进一步了解一下传送阵法的构造,你给我好好介绍一下。」

    要这么说的话,王壤就轻松了。心情顿时不压抑了。

    介绍传送阵,对王壤来说,甚至比自我介绍还简单。自我介绍有时候还得想想怎么遮掩一下,表现一下,把好的突出,坏的省略……

    介绍阵法,只需要客观描述即可。

    本来,江跃对这个传送阵法已经有了许多了解,不过经过一番详细介绍后,江跃才知道更多的细节,而这些细节都是江跃此前不知道的。

    无疑,这些介绍对于江跃后面搞破坏,是大有帮助的。尤其是阵法的一些禁制问题,王壤讲得非常细致。

    这些禁制,攻防效果俱佳。这要是不知禁制的窍门,贸然对阵法实施打击,还真有可能激发这些禁制,从而引发禁制的防御体系以及攻击体系。

    猝不及防之下,哪怕不伤到人,也有可能将他们拖住。这一旦拖住,时间可长可短,四面八方的守卫就可能到来。

    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摧毁阵法的核心部分,一切就会有变数。很有可能就达不到他们想要的效果。

    江跃做出一副虚

    心请教的样子,不耻下问,将这些禁制的关窍,问得那叫一个详细。

    王壤自然不疑有他,他反而觉得,这觥垒大学士是靠谱的,对传送阵法是真正关心的。

    因此他解答的也十分认真,并无半点敷衍的意思。

    「不错,不错,王壤学士,看得出来,你很用心,此事我一定会上报学宫,为你表功。你坚持原则,也令本座十分佩服。这传送阵法,由你来主持,再恰当不过。之前本座对阵法了解不多,有些想当然了。」

    王壤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觥垒大学士这么好说话,是不是自己之前太不懂事,误解大学士阁下了?

    当下忙道:「大学士为学宫利益考量,是做大事的思路,属下这边不能为大人分忧,也十分惶恐。」

    「嗯,你不必自责。这是客观条件所限,怪不得你。不过,这传送阵法的扩建,我已经上报学宫,若是顺利的话,过不了多久,咱这传送阵法就有可能得到扩张,而你到时候也不用担心运力不足的问题了。」

    啊?

    王壤大学士吃惊不已,这扩建的事,昨天倒是提了一嘴。甚至连个规划都算不上,怎么今天就直接走到扩建这一步,而且还过不了多久?这是不是有点步子迈得太大了?

    「哈哈,看把你吓得。昨日不是说了吗?要扩充阵法,必须找到新的灵脉,就是这么巧,灵脉找到了,而且这条新的灵脉,比现在这四条灵脉都要宏伟,保守估计,可以提升五成的运输力。」

    五成!

    王壤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大人,真有这么巧的事?」

    「这事目前只有本座和少数心腹知道,还未暴露。不过,过不了几天,这事就会明朗,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以你观之,这扩建的工程,不影响传送阵的使用吧?」

    王壤想了片刻,认真道:「要想扩充传送阵,首先必须将那条灵脉纳入法阵运行轨道中。要想桥接这两者的关系,将那灵脉引入,首先要对灵脉进行改造,改造灵脉的过程,不会影响阵法的使用。但要将灵脉纳入阵法的这一步,阵法肯定是要停止运转的。否则一定会出差错。不过纳入传送阵法这一步,顶多三天时间,快则一天就可以完成。因此,就算是耽误一些时间,也还是值得的。」

    耽误不耽误时间,江跃才不关心。

    他只是画大饼,让王壤相信这条灵脉是真的存在,扩充阵法也是真的要实施。

    而他这么做,就是要尽可能让自己出现在传送阵时,显得理由充分。

    你看,我现在没事就来传送阵,不是来给你施加压力,而是观摩传送阵,为扩充传送阵做准备。

    这么一来,他就是成天泡在这里,王壤也不会有丝毫怀疑,反而会觉得理所当然。

    「王壤学士,从今日开始,说不定本座没事就会来传送阵晃悠。」

    王壤忙道:「请大人放心,只要大人来,属下必定亲自陪同,绝不懈怠。」

    江跃呵呵一笑:「那倒不必,你有你的工作,又不是专职陪同我的。我到时候也许会带一些专业人士过来,勘察阵法。你届时不要大惊小怪就好。」

    既然是为了扩充阵法,王壤当然没有理由反对。

    「属下会全力配合的。」

    「你也别担心,我会尽量选在非工作时间。反正传送阵一天也就运转十几个小时,我尽量选在停摆的时候来。你也别管我,该休息休息,该做其他事做其他事。」

    王壤坚持道:「属下还是陪同左右比较好。」

    「哈哈,你啊你,难道你还担心本座这个堂堂黄金绶带大学士,悄摸摸地偷偷开启法阵,搞非法运输?」

    王壤忙尴尬摇头:「不

    是这个意思,大人误解了。属下就是觉得,关于传送阵的事情,那都是属下的工作,不亲自陪同,于公于私,都有点说不过去。」

    江跃却道:「本座要是深更半夜来,你还得从睡梦中起来陪我?大可不必,值班驻守人员陪同即可。你现在就是要集中精力,该休息的时候休息,该运输灵石的时候,也不要有任何懈怠。这迎来送往的事,不必每次都亲自参与,本座也不需要你这种形式上的尊重。」

    这话似乎有点推心置腹的感觉了。

    一般这么说话,都是没把你当外人,甚至是把你当自己人。

    王壤琢磨一番,心里也是微微有些感动。不管觥垒大学士是否真心实意,但这番话,的确说到他心坎上了。

    「大人,我……」

    「就这么说定了,你也大可放心,就算本座要偷偷打开你的传送阵,这么会儿工夫,也运输不了多少灵石。本座还不至于那么无聊。」江跃半开着玩笑。

    王壤尴尬地直挠头。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