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诡异入侵

正文 第1485章 摧毁传送阵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从头到尾,江跃都掌控着话语节奏,自然是让王壤无法招架。终究这是黄金绶带大学士,是他的顶头上司。

    话说到这份上,他还能反对不成?

    而江跃要的就是这个伏笔。他把话放下了,之后不管什么时间点,哪怕是深更半夜跑过来,这边也不要大惊小怪。

    视察传送阵法,研究阵法如何扩建升级,又不影响你阵法正常运转,咱尽量在非工作时间过来,不打扰这边的工作,难道这有什么不对?

    真要在工作时间,阵法运转的时间过来指手画脚,多多少少还是会影响到这边的工作。

    当然,江跃对王壤的态度,跟对觥垒大学士那三个副手一样。他们老老实实的,江跃或许不会找他们麻烦。如果他们真要成为拦路虎,来影响他的计划,江跃也绝对介意将他干掉。

    就江跃目前的实力,要对付一个学士,绝对有很多种办法让他无声无息消失,绝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安排好这一切后,江跃又故作投入,对传送阵法周边好好进行了一番视察,力争将每一个细节都摸透。

    而他这个认真严谨的态度,也让王壤越发坚信,觥垒大学士真的是在致力于扩建阵法,心头也没有一丝怀疑。

    因此,王壤的态度也越发配合。

    而江跃心里自然乐得开花。要不是王壤贴心的介绍和讲解,他对这传送阵法的了解还真不够入微,很多细节真是想象不到。

    可经过王壤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讲解,江跃不仅仅是了解到这阵法的运转之道,对阵法的禁制如何开启,如何关闭,如何激发,几乎每一个细节都了如指掌。

    王壤如此谨慎有原则的人,竟也送出如此神助攻,也是让江跃心里暗自好笑。

    有了王壤送出的这些助攻,江跃对下一步计划就更加有信心了。

    不过,江跃也没有过度乐观,毕竟王壤这边主持传送阵法,除了维持阵法、保养阵法的专业人员之外,也有一个团的守卫力量。

    这千余人马一旦惊动起来,也是足够让江跃他们喝一壶的。

    当然,这些因素,江跃自然也会考虑在内。

    视察结束后,王壤还客气地留江跃他们吃饭。不过却被江跃婉拒。

    “饭就不吃了,一大堆事等着本座回去处理,上边我得催着点,下边也得罩着点。等传送阵法扩建完毕,你再好好请本座吃一顿,如何?”

    王壤学士难得开怀一笑:“好,就这么说定了,属下自掏腰包,请大人喝一顿大酒,到时候大人可别不赏脸就行。”

    “哈哈,本座必不爽约。”

    双方这次是在极为愉快的氛围下分别的。

    江跃带着六名同伴,返回营地。龚磊大学士的驻地,到传送阵法,也不过是大半个小时的路,加快赶的话,甚至只需要十几二十分钟。因此来回是很方便的。

    回到营地后,江跃让大家先休息一下。

    “我决定了,不等到后天了,就在今晚。等传送阵停止工作,工作人员撤掉之后,我们立刻行动。”

    根据王壤的介绍,那边工作人员休息之后,就只有守卫人员值班。阵法周围,顶多是值班的守卫,人马不会很多。而且按照规定,阵法核心区域,哪怕是守卫人员,也是不允许靠近的。

    谁也不能保证,守卫人员不会手贱去动法阵。万一传送阵法出了什么毛病,谁负责得起?

    因此,即便是守卫人员,也只能是在阵法外围巡逻。

    当然,传送阵法本身就有禁制,如果有不长眼的阿猫阿狗误闯,触发了禁制,必定会倒大霉。

    可江跃却不用有此担心,先不说那禁制如何。即便禁制威力通天,王壤也将这禁制里里外外,都跟江跃讲透了。

    对江跃来说,现在整个传送阵法,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时间好不容易到达午夜,龚磊大学士的营地里,也是一片寂静。除了值夜巡逻的人员还在有规律地活动着,几乎所有人都进入了深度休息状态。

    这地心世界的作息,可不比地表世界的阳光时代,有那么多夜猫子,有那么精彩的夜生活。

    不能说地心世界完全没有夜生活,但是这是在营地里,纪律严明,作息更有严格的要求。

    到了一定的点,谁若还在营地内外喧哗不息,军法一定不会轻饶。

    江跃带着六人,悄然离开大营。

    隐身技能的加持下,江跃带着六人便如幽灵一般,悄无声息。

    不多会儿七人就再次来到传送阵法一带。

    王壤确实没有对江跃说谎,此刻的情况,几乎跟王壤说得没有任何差别。江跃等人通过隐身技能,巧妙地躲过了一层层巡逻的守卫,无比轻松就进入了传送阵法核心区域。

    江跃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过王壤介绍的办法,先将传送阵法周边的禁制给关闭掉。

    禁制关闭掉,也就意味着不管他们做什么,都不会激发禁制。换句话说,只要动静不要太大,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

    传送阵法的这个守护禁制,其实就是阵中之阵。

    江跃轻车熟路,将禁制关闭掉。这么一来,他们就算在传送阵上跳舞,也完全不用担心有什么问题。

    “好了,禁制已经关闭,咱们按照计划行事。”

    摧毁传送阵,首先要将阵盘阵眼摧毁,这是核心区域。

    对这个操作,江跃他们早就有预案的,虽然过程比较繁琐,但是他们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再加上针对性十足,这个过程还是十分顺利的。

    尤其是阵盘那巨大的建筑,在他们的合理下,也着实费了老大一番功夫,这才将它彻底摧毁。

    而阵盘四周的阵法刻纹,其实才是灵脉输送灵力的关键。这些刻纹是阵法师浇筑无数心血在上面,一寸一寸刻画出来的,但凡有一点差错,这阵法都会受到影响。

    而江跃他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些阵法刻纹,全部摧毁。这么一来,就相当于灵脉输送的灵力无法进入到阵盘核心,灵力没有刻纹的引导,就会紊乱流失。

    现在阵盘没有了,刻纹也被摧毁了,就只剩下几条灵脉,自然是构成不了传送阵法的。

    当然,如果只停留在这一步,重新建造阵盘,刻画阵法刻纹,也许十天半个月就能修复传送阵。

    但江跃他们的计划,显然不止于此,他们下一步目标,则是这传送阵法的其中一条灵脉。

    摧毁整条灵脉显然是不现实的,但是梅花间竹一般间断性破坏几截,就足以让这灵脉中断。

    江跃等人搞完破坏后,沿着其中他们选定的灵脉,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现场。

    走到外围十几里地之后,他们沿着灵脉,按图索骥,进入灵脉所在的地心深处,又对灵脉做起了手脚。

    江跃自然不会亲自动手,这些粗活累活,他自然是动用黑暗咏叹调来操控周围巡逻的兵士来操作。

    一条灵脉,动辄绵延几百里,一路过去,不同路段,巡逻的队伍也是不同的。每支队伍都有自己的责任区。

    而对江跃来说,区区十几人二三十人的队伍,操纵起来根本没有多大压力。而这些被操控的巡逻队伍,在江跃的引导下,对地脉发动了疯狂的攻击。

    他们神识被操控,压根就没有自主意识,自然也就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只能本能地进行疯狂破坏。

    不到两个小时,沿途就有七八处地脉被破坏得一片狼藉。

    地脉本是浑然天成,一旦被破坏,倒不是说完全不能修复,但修复之后,地脉的灵力肯定会受影响的。

    任何灵脉,浑然天成的状态,肯定是优于被破坏之后修复的状态。

    就相当于一面镜子被打碎,就算你用全天下最出色的修复术将它粘合起来,终究还是不如原装的镜子那么光滑无暇。

    破坏还在继续。

    而另外三路人马,自然也在同步进行。传送阵的四条地脉,在一夜之间,遭遇到了各种疯狂的攻击。

    ……

    而传送阵负责人王壤,这一夜本该睡得很香很踏实,不知道为什么,他今晚睡之前就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而勉强入睡之后,睡眠却总是很浅,恍惚之间就醒过来,仿佛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让他心头悸动,翻来覆去睡不踏实。

    这很反常。

    作为一个上位者,王壤有种很不好的直觉。一个翻身,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努力让自己焦虑的情绪平静了些,王壤从屋里走出,把他的几个助手和亲卫都给惊动起来。

    他们都是跟着王壤混的,王壤相当于他们的boss,王壤惊醒了,他们要是还睡得跟猪似的,那就不合适了。

    几人纷纷起身:“大人,这天还早着呢,怎么就起身了?”

    此刻离天亮至少还有三四个小时,白天就挺累的,这会儿正是睡眠补充元气的时候,众人实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大人会莫名其妙起床。

    这个点,大伙才睡下多久啊?没这么折腾人的。

    不过,谁都不敢把这个不满写在脸上。

    王壤道:“有点不对劲,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听王壤这么说,其他人那点睡意一下子全没了。

    “大人,什么情况?你察觉到什么了吗?”

    “不知道,我得去传送阵法看看。别的事不归我管,但传送阵法,绝对不能出半点差错。”

    传送阵法能出什么事?

    那么多守卫来回巡逻,一层层的守卫,就跟铁桶阵似的,毫不夸张地说,一只苍蝇如果鬼鬼祟祟的话,也休想飞进去。

    “大人,传送阵不能有事吧?那么多层守卫呢,再说不还有禁制吗?禁制只要触动,咱们这边就会有警报的。”

    道理是这个道理,王壤当然知道。可他心里就是不踏实。这该死的直觉,有时候就是这么讨厌,让他心神不宁。

    要不亲自去一眼,他今晚别想再入睡。

    “走吧,都去看看,横竖不要多久时间。看一眼回来再睡,心里踏实。”王壤身为负责人,他既然开口了,其他人哪有不从的道理?

    只得迷迷瞪瞪披挂好了,簇拥着王壤朝那阵法核心区域走去。

    很快,一层层守卫就拦住了他们。

    发现是王壤大人查夜,这些守卫虽然惊讶,心里却也有些暖烘烘的。人家王壤大人作为老大,都这么尽职尽责,他们这些守卫,更该尽忠职守。

    一层层守卫,里里外外,每一层都在线的,并没有人偷懒摸鱼,这让王壤心里头的担忧稍稍减缓了一些。

    守卫们没有偷懒,这四五层的守卫体系,没有一层是在摸鱼的,这个守卫密度,按说是不可能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的了。

    不过王壤还是有点不放心,问道:“今晚有没有什么情况发生?”

    “报告大人,今晚没有任何动静。”

    “觥垒大学士那边,有没有派人过来?”

    “并没有!今晚工作人员下值之后,就没有其他人前来了。”

    王壤微微点头,心里头又微微松了一些。照这么说,应该没问题的吧?可为什么这该死的感觉,还是没有消掉呢?隐隐还是感觉到右眼眼皮在跳动呢?

    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这可有点不太对劲啊。

    王壤心头不安,脚下的速率加快。他现在只想第一时间赶到传送阵法,确定传送阵没有差错,这才能发现。

    穿过最后一道守卫后,前头便是阵法核心区了。

    不知道为什么,王壤心头的不安感,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忽然间大幅度加强了。

    他甚至都有点不敢迈步。

    手下人也察觉到王壤的异常:“大人,什么情况?”

    王壤深吸一口气,面色有些发白:“我预感很不好,肯定有大事要发生。走,进去看看。”

    穿过一扇拱门,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传送阵法的核心区域,终于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虽然此刻是大晚上,但传送阵周围的灯火还是不熄的,现场的视野也不会比白天差多少。

    可众人抬眼这么一看,当场差点晕了过去。

    王壤反应最大,脚下趔趄,差点就倒了下去。

    天杀的!

    他们第一反应是,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