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逆天宰道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十九章 悲惨的瞿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总面色一沉,说道:“冉主管,你怎么不识相呢,与我去房间,我给你指出不满意之处。”

    冉如风站起身,冷脸道:“李总,你不要强人所难,我情愿不完成项目,也不会如你所愿。”

    李总面色阴沉,忽地笑了,说道:“瞿少,她果然脾气够硬啊!”

    冉如风一惊,门被推开,一个青年人走进来,笑道:“冉如风,这么一大单生意,能让你获得两百万奖金,你也说放弃,就放弃,你真的不爱钱吗?”

    冉如风面色冰冷,说道:“瞿斌,你真是阴魂不散,这又是你设下的局吧?”

    瞿斌大笑,说道:“没错,我瞿少看上的女人,怎么会容逃过手掌心,我在一步步逼你就范,可是你的性格让我喜欢,又强硬到难以就范。我已丧失了耐心,今日就要对你下手,我要以强大姿态征服你。”

    冉如风面色一变,冷哼一声,说道:“你做不到……”

    “是吗?”瞿斌拍了拍手,从门外又走进来三个人,俱是强健勇武之态。

    瞿斌笑道:“你的格斗能力是很强,当初把我打了一顿,但我这次带来三个高手,而我喜欢看你变得很弱,征服起来才过瘾啊!”

    冉如风有格斗能力,还跟着白千道学了不少,但这三人一看就是顶级高手,这让她惊讶,瞿斌怎么会招来这三人?

    瞿斌又道:“唯一遗憾的是,我去了别地数年,回来后你已嫁为人妇,让我没能拥有你第一次。只是我要的是你一生,你那个丈夫,现在已是死了吧!”

    “你还对他出了手?”冉如风讶然,又是露出笑容,说道:“这太不应该了,我想他快拨打手机给我了吧!”

    瞿斌面色微变,问道:“什么意思?”

    冉如风淡笑,说道:“你根本不知他有多可怕啊!”

    此时,白千道站在一个倒地血人面前,拨出冉如风的手机号码。

    “好,我知道了,现在就过去。”

    他挂断手机,看一眼血人,一脚踏去,就踩扁了头颅。

    瞿斌已是面色谨慎,问道:“那个范如道敢过来?”

    冉如风已是坐下,好整以暇地道:“有何不敢,你派去的杀手已死,他正欲来杀你。”

    瞿斌面色更变,这说的轻描淡写,杀自己,就不怕犯法?

    他派人杀人,就这还想着法律,有的人就是这么罔顾一切,以为法律是为自己服务。

    瞿斌很不淡定,问道:“他是谁?”

    冉如风淡声道:“杀你之人。”

    瞿斌面色变幻不已,听那李总颤声道:“瞿少,我事已了,先告辞了。”

    李总惧怕地夺门而出,让瞿斌更加不淡定,他所知这范如道是秦国人,看之普通,怎么会杀了自己派出的杀手,那杀手可不是吃素的,在杀手界也有一定名声啊!

    于今之计,还是暂避为妙,等了解清楚了吧!

    他冷着脸,一挥手,就一声不发离去。

    看着瞿斌等离开,冉如风神情一松,有些虚力。

    她是强装镇定,说着最狠的话,其实心中有一丝惧意,这瞿斌怎么会与杀手有联系?

    她再拨出手机,走至酒店门口时,正见到白千道下了出租车,忍不住扑入他怀里哭泣。

    在家中,白千道看着手机,说道:“瞿斌,瞿清长老私生子,三年前才让回归瞿家,半年前回南尔,如今是正牌瞿家少爷,可以调动瞿家隐藏力量。”

    冉如风在旁,在手机上输入瞿清的名字,查阅了一下资料,担忧地道:“这瞿清也算是资深长老,在南方几座城市握有一些权力……”

    再看向白千道,说道:“如道,你总是给我很奇怪的感觉,太平静了,似乎对一切都不在意,包括……我?”

    白千道搂着她,亲了亲她的脸蛋,说道:“怎么会呢!瞿斌敢对你这样,已是在我心中定下死罪,我有把握让他生死不如。”

    冉如风在他怀中露出笑容,却是这心中感觉还在,自己的男人太超尘于外,这比之瞿斌的威胁,更加让她担忧。

    最近,瞿斌惶恐不安,不知哪里传出了风声,说他逃兵役,至今未去军营报道。

    他是真的因为瞿清打过关照,在一次特殊时期逃了一次兵役,但那是年轻时候,已过去二十几年,这就被人翻出了旧账,在网络上大肆渲染,暗指他是权贵之后。

    若是普通人,还没什么人特别在意,权贵之后逃兵役,又两年前才经历军队惨败,再被有心人大肆渲染,这就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

    瞿斌的一段段不光彩历史被挖出来,包括他可能是瞿清后代,舆论上一边倒地要制裁他。

    瞿斌想来想去,只有冉如风会采取如此报复手段,这就打去手机。

    “瞿斌,这是你的不光彩事,与我无关。”冉如风矢口否认,她正在拿起一颗葡萄,塞入白千道的口中。

    瞿斌恶狠狠地道:“我不相信,臭婊子,别让我找出证据,不然要你好看。”

    冉如风冷笑道:“瞿斌,你以为你有点权力,就能任意妄为?瞿家少爷,我就要看你服役,上前线去。”

    冉如风挂了手机,任凭手机铃声响起,已不屑去接。

    白千道为她再喂一颗葡萄,含糊不清地道:“还这么嚣张啊!我再加一把火吧!”

    瞿斌疯狂不已,在家里乱砸东西,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手机吼道:“谁……父亲……啊?我不想去,不能……呜呜呜……”

    挂了手机,瞿斌一边哭,一边上网看,网上更是掀起高潮,剑锋直指瞿清,有些边缘事情被曝出,这让瞿清陷入舆论风波。

    瞿清怕了,心知有人在搞自己,却没法追查出是谁,看到一个陌生短信,这才下决心舍弃这个才认回家族的儿子。

    有权势的人绝大多数在外有许多女人,这撒网之下,总会诞出相对多的子女,忍痛抛弃瞿斌,他还有别的子嗣。

    瞿斌是在全民舆论监督中,哭哭啼啼去入伍,还上了最前线,这让针对瞿清的舆论风波渐息,却是他倒霉了。

    来到前线,就不停地训练,被刻意针对,苦不堪言。

    直至某日,几个兵痞把他拉入阴暗处……

    受到屈辱的瞿斌,都没敢上告,再被连番羞辱。

    好不容易训练结束,他已是全身心几乎崩溃,恍恍惚惚地被派到最前沿,看到几个动物影子,就混乱放枪,再被同僚怒气地好好修理了一顿。

    不久,他被当初羞辱他的几个兵痞拉到一处,与一些残尸同眠,面对这恐怖场景,彻底崩溃,发了疯。

    他被拉走,进了精神病院,那几个兵痞正站在少校褚天面前,受到奖励。

    褚天第一时间报给白千道和冉如风,笑嘻嘻讨赏,为冉如风狠狠地夸了几句。

    十年后,褚天已晋升中校,冉如风在新的集团公司,吉祥集团升任高级主管。

    这一日,她很兴奋,工作了四十年之久,终于有家集团大企业认可她的能力,提拔她迈入中层行列。

    她与白千道在外用餐,庆贺自己的升职,白千道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有辆高级轿车一直在那里,似乎有人在注视这里。

    冉如风正在高兴时,白千道没有惊扰她的兴致,说去上卫生间时,悄悄来至外面,在另一面敲了敲车窗玻璃。

    车内没有动静,也没开走,他笑道:“最好让我上车,我们谈一谈。”

    又是沉静小会,车门打开,他微笑着跨进去,坐在后座的对面。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白发老人,前面还有两个保镖,警惕地看着他,手一直放在胸口部位。

    白千道打量着老人,说道:“似乎你没有恶意,为什么看着我们?”

    老人颇有威严,打量着他,说道:“我本以为你是普通人,现在改变了想法,你很警觉,这不应该啊!”

    白千道淡笑道:“不要废话了,有什么目的,说出来吧!”

    老人皱了皱眉头,更显得威严,说道:“如果我不说,你会怎么做?”

    “我不允许任何人威胁到如风,可以告诉你,你的两个保镖保不住你的命。”

    两保镖面色冷凛,老人也是目中闪过一丝锋芒,这时传来敲车窗玻璃的声音。

    白千道转脸一看,蓦然呆滞,只见巴芙拉站在外面,冷肃地看着内里。

    她怎么会在此?

    老人也惊讶,示意一下,一个保镖按动开门键,巴芙拉钻了进来,坐到白千道身边。

    老人目色惊疑,问道:“你怎么来了?”

    巴芙拉沉声道:“保你的命……”

    再转看向还在发呆的白千道,说道:“这位是许长老许维,你不要想着做出格的事,许长老在长老团威望卓着,深受民众爱戴,吉祥集团就是他的产业之一。”

    白千道目中闪过一丝厉芒,问道:“他有什么目的?”

    巴芙拉再转看向许维,说道:“许长老,如果是隐秘事,可以不说出来,如果可以告诉他,请直接说。”

    白千道冷哼一声,说道:“你认为你能保护得了他?”

    “是,我可以担保不会威胁到冉如风,许长老,你说是吗?”

    许维左右看看,叹一声,说道:“我只是想看看那孩子高兴的样子,怎么会威胁到她……”

    说至此,他按动按钮,中间玻璃升起,隔绝了两个保镖。

    他又道:“你能出现,代表他来历不简单,我想要知晓他对我有没有威胁?”

    巴芙拉沉吟一下,说道:“他的来历不复杂,但很厉害,我可以保证他能守口如瓶。”

    许维点头,又是叹了一声,说道:“如风……是我的女儿,当初我做了一件错事,她生下来一直随母姓。她的母亲……改名,让我苦寻未果,直到瞿清事件出来,我第一次见到她的照片,就已明白,她就是我一直寻找的女儿。因此,我设计让她加入吉祥集团,想着重培养她,她也很聪明,能力强到让我欣慰……”

    他再看着面前两人,心想所知的巴芙拉城府很深,这范如道怎么也没一点神色变化?

    他问道:“你们不觉得意外?”

    巴芙拉点头道:“诸位长老潇洒惯了,有私生子和私生女很正常。”

    许维有些尴尬,再看向白千道,说道:“我想提拔她到副总裁之位,再告诉她实情……”

    白千道打断他的话,说道:“不要虚情假意了,也别想着认她,我不希望她成为许家的人。”

    许维面色一冷,说道:“她是我的女儿,你没资格这么说。”

    白千道摇头,说道:“她是我的妻子,我要为她负责,你才没资格做出这个决定。”

    巴芙拉冷声道:“你不要再虚情假意,你对谁付过责任了?以前几个女人,都负责了吗?”

    白千道呆了呆,巴芙拉继续道:“也许过段时间,你又会离开冉如风,你能为她后半辈子负责吗?许家能给她富贵,让她再不为生活烦扰,而你心中明白,你不能永远令她快快乐乐。”

    白千道沉默一下,说道:“我收回方才之言,但提出一个要求,她的性格要强,不许勉强她。”

    许维看着白千道,目中有深芒,说道:“你有资格对我提出强硬条件吗?”

    巴芙拉冷声道:“许长老,我想这已是他的底线,他已经让一步,请您不要再逼他。”

    许维再次皱眉,但没说话,巴芙拉说道:“范如道,你的妻子正在找你,你可以离开了。”

    白千道望去,只见冉如风正坐在餐桌旁东张西望,沉吟一下,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车内,许维沉声道:“巴副局长,我需要一个解释。”

    巴芙拉冷淡面容,说道:“许长老,我身为楚情局副局长,有责任保护诸位长老的安全,是来保您的命,不是来给您做更多解释。”

    许维又是尴尬一下,心中生恼,说道:“我是长老,也不能了解更多吗?”

    “您只要知晓,他想杀您,是真会下手的,而您有更多保镖也没用。”

    巴芙拉也跳下车,望一眼餐厅里的冉如风,冷屑一笑,转身走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