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逆天宰道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迷糊的仙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们之所以对幽魂忌惮,嫌弃,是因为幽魂们活的时间比他们长,让他们不理解,又区别于别的生命,认为是异类存在。

    只是,幽魂大多是最弱势,也被百般欺辱着。

    眼见衣容被一个人抓住,堂而皇之扛向家中,不远处的原句没动作,畏惧地看着。

    这人是个恶霸,平素就欺善怕恶,衣容被其抓回家,少不得一番羞辱。幽魂虽然特异,本不该是实躯存在,但在这里凝出的气体很浓郁,还是可以为淫亵的。

    白千道看了一眼,就没再关注,这小元君心机很深,不是好仙,他懒得管。

    再看了看柔弱跟在后的花尽,继续走去,就又见到弥作正与一个老羊妖在恶斗。

    弥作颇凶,在这里也是如此,冥火烧的旺,老羊妖被烧的哭喊连天,不得不逃去。

    白千道发现,或许以前修炼火力的小仙,在这幻境中能烧起更大的冥火,这就是强力吧!

    幻境不大,也有不少生命,相对人类最多,一般武力值比不上妖魔鬼怪兽,但也有高的,如那恶霸,就比衣容强悍。

    白千道自感在这里,武力值不属于最强,但也排列其中之一。

    他见到一个男人耍剑,剑意纵横,便是他都感到心凛。

    见到一个张屠夫,举刀挥手间,就能切割的一米粗巨木齐刷刷断掉,这力气让人心悚。

    直到走了一圈回头,再遇那个恶霸,衣容凄凄楚楚跟在其后,这是被羞辱后还不敢离开。

    恶霸对花尽感兴趣起来,无视一脸老态,背腰佝偻的白千道,欲强抢过来,这就被烧的哭爹喊娘,狼狈逃窜。

    白千道也累了,雀占鸠穴,直接霸占恶霸的小屋,还带一个小院子。

    花尽跟过来也就罢了,衣容也跟过来,哭哭啼啼地说是要吃的,恶霸还能管她饭,现在恶霸被打跑,她就赖上了白千道,脱衣宽带地也不知羞耻。

    幽魂的衣裳也只是气体,但很是真实的感觉,眼见她赤身露体,白千道一脚踢去,把她踢翻在地。

    也没再驱赶,而是让她做服侍之事,不是跟她上床,平时干干粗活,收收碗碟,洗洗衣裳……哦,衣裳不用洗,幽魂的衣裳都是很纯净的,难以被污染。

    花尽就为难了,潜意识里不想被羞辱,可是就这一间屋,一张床,咬着牙,痛下心,也欲宽衣解带,这就也被白千道一脚踢翻。

    花尽流泪,不解其意,见白千道指指地上,才明白过来,便如此合衣躺在地上,为分得一床被褥,一袭毛毯。

    白千道不愿与她多话的,平时里甚少交流,也对这些小元君不看在眼里,遇到事情简单粗暴处理。

    花尽静静躺在那里,心思百转,暗暗庆幸他对自己不感兴趣,又生出一丝怨心,我也不丑,你干嘛对我不感兴趣?

    心态混乱,这就睡去,而外面是暗沉的天,没有白昼黑夜之分,困了就睡。

    衣容合衣睡在院子里,她没特殊想法,只要给吃的,你想做什么都行,就是心中隐隐有悲切念头,老是想哭。

    而原句躺在外面一处,呆呆望着幽暗的天空,思维混乱,对衣容没一点感觉。

    在一里外,真绝躺在大街上,心中在想着那衣容甚美,可惜被那恶霸霸占,自己不敢出头啊!

    另外一处,乎情坐在小塘边,在想着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混乱异空间,她竟然也保持着一丝清醒之意,但比白千道意识模糊。

    妲雪在另一处,偎在那耍剑男人怀中,自认找了个强大靠山,却总有被羞辱之意。

    秦书瑶小心戒备地四处看着,她完全保持清醒,却力量低弱至杯弓蛇影。

    绝依茫然走在街上,眼见一幽魂被几个人暴揍,吓得避开远远地,不知这幽魂是曽刺。

    活着进入幻境的小仙,也有七百多,每个境遇不同,但都在努力活着。

    是的,活着,这里的生命随时会死去,小仙也不例外,会灵魂毁灭,可谓凶险之极。

    就象曽刺,惹翻了几个人,差点被揍的灵魂湮灭,不存于世。

    其中,饿死也成为可能,灵魂状态还需要吃食,这是白千道不能理解的,只能说是幻境作祟。

    很可能会遇见未可知的危险,想要活着,如此依附强大者便是一个途径。

    白千道和乎情,虽然保持意识清醒,但真正沉沦只在一瞬间,乎情便越来越迷糊,白千道也出现了偶尔迷糊的迹象。

    只有秦书瑶奇异地一直保持清醒,她能够理智地看这幻境,奈何力量低微至卑微,根本不知该如何脱出囹圄。

    随着时间的推移,白千道收拾了几个凶恶生命后,便谁都知晓城东白大爷很强,可说是幽魂中最强者,轻易没谁敢招惹。

    衣容自从跟随白千道后,时间一长,就狐假虎威起来,不仅是仗势欺人,还会仗势欺魂。

    你看她出去,一脚踢翻一人,那对眼睛一瞪,周边原句几个小仙都不敢与她对视,这气势不得了啊!

    她是出来买菜,你若问这吃食等物从何而来,谁也不知,幻境里自有安排,除了白千道等会去想,别的生命根本不会想到这方面,而是会去获得金银。

    白千道就是每教训一个凶恶生命,无端端怀里就会多出金银,这让他成为大富翁,从不去在意吃喝。

    衣容买菜回来,就由花尽烹食,而衣容在这白大爷家,只是粗使丫鬟,羡慕地看着花尽,幻想有朝一日自己成为女主人。

    哦,是女主魂。

    花尽倒是想成为女主魂,奈何男主魂心思难明,至今还让她睡地上。

    不仅衣容惦记着白千道,外面还有想入住进来的小元君,幽魂自然对幽魂更融契,很少去考虑别的生命形态。

    一副老态的白千道,成为小真君们,甚至是别的男性的嫉妒对象,但很少有谁敢招惹他啊!

    白千道暗暗忧虑,他的异力在控制神智清醒,可是长时间以来,有时会有控制不住之态,让他短暂陷入**中。

    他想脱开这桎梏囹圄,却不知如何做,也不知有没有小仙们一直以来信奉的一丝契机。

    这契机就是命运的一丝放任和开脱,从没有真正的永久凶险危难和桎梏枷锁,总有那么一线生机,一丝破隙存在。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