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吞天圣帝

章节目录 第2621章 你这是赖上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药不尘将君无邪他们请进内院,沉默了好长时间都不说话。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他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始神,实在抱歉,让你们看笑话了。”

    药不尘自嘲地笑了起来,有些许凄凉。

    有些事情真的不到那个时候,不会明白自己内心潜藏的真实情感。

    数万年以来,他一直以为自己被神宫强者追杀,背后有当年自己救的那个女子的影子。

    今日得知她当年并没有怪自己,并且早已去世。

    心里的那种潜藏的情感,无法控制地爆发。

    不管怎么样,那可是他此生唯一在第一面便心动的女人。

    然而,一切都已经画上了句号,无法挽回了。

    只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份遗憾,将永远留在心里,找不到任何方式去弥补。

    “唉。”

    青湄心里亦深感难过。

    她将那胸衣取出,放到药不尘面前。

    “这是她留在世间的唯一之物,你好好保存着吧,留个念想。”

    看着药不尘这模样,青湄的心里很内疚。

    现在细细想来,绿儿当年对药不尘也是有好感甚至有点情意的吧?

    毕竟,那时的药不尘很年轻,炼药之术已经有了很高的成就,非常之优秀。

    从他如今的面容可以看出当年也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

    加上救命之恩,绿儿对他心动也是人之常情。

    否则以绿儿的性格,怕是不会对偷了自己胸衣的人轻易罢休。

    如果自己当时能细心些,察觉到这点,放绿儿去追寻她的幸福。

    绿儿是不是不会因此而死去,她会生活得很幸福。

    “谢谢!”

    药不尘颤抖着手,抚摸面前的胸衣,入世珍宝般。

    事实上,漫长岁月以来,他一直都将之珍藏得很好。

    此物,是他对她的念想。

    只是,以往的他,每次睹物思人时,心里难免会有一丝罪恶之感。

    现在与以往不同,没有了罪恶之感,却多了深深的愧疚与悔恨。

    他将之小心翼翼收起,看向君无邪,道:“始神,老夫答应您的事情,随时都可以履行承诺。

    始神准备何时让老夫炼丹?”

    “此事不急,在这之前,我还有些事情要向你了解。”

    “始神请说,老夫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与天衍掌教怎么会走在一起。

    从当日的情况来看,你与天衍掌教之间应该十分熟悉。”

    提及天衍掌教,药不尘微略沉默,目光低垂。

    随后,他抬起头来,道:“其实老夫与天衍掌教以往并无交集。

    自当年救了绿儿之后,老夫被神宫强者追杀,一直以来居无定所。

    老夫时常搬家,每次搬离时必会抹去所有痕迹。

    因此老夫消失在世人的视线里,纵使天衍掌教也难以寻到。

    天衍掌教是怎样的人,老夫心里还是有数的。

    尽管对其不算多么了解,但至少有自己的判断。

    当年,他布局算计神女之事,我们无序之地各大势力强者皆知。

    窥一叶而知青山。

    仅此一事,可以看出天衍掌教应该是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甚至可以完全抛弃底线之人。

    也可以说他,他或许根本没有底线。

    这样的人,我怎会想与之扯上关系。

    可命运弄人,人生之事,有时候恰恰事与愿违。

    前段时间,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推演出了我的踪迹,寻上门来。

    老夫一直有服用遮蔽天机之丹药,说来就算是天衍之术也不应该能推演到老夫才是。

    可天衍掌教寻来了,老夫意识到他已经有了破老夫遮蔽天机之法。

    老夫虽然是这个世界最强的炼药师,但武道境界对比天衍宗来说实在难以与之对抗。

    纵使,老夫可以用炼丹为条件请来强者相助,但请来的强者却无法时时在身边护着。

    所以,老夫深知不便与天衍掌教撕破脸,只能与之合作。

    他提出的条件,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对老夫不利的地方,老夫也就答应了下来。”

    “他要与你合作什么?”

    “老夫就是个炼丹师,炼丹是老夫唯一的价值。

    天衍掌教寻来,自是要老夫答应为他炼制某种绝世神丹。

    只是,他并未说到底是什么绝世神丹。

    他表示当材料收集齐全之后,会带来材料与药方。

    届时,只要成功炼制出丹药,他会分给老夫一枚。

    一开始,老夫答应他,心里虽然有所防备,但并无太多危机感。

    可是现在,老夫越发觉得这里面水很深。

    天衍掌教的真实目,有可能会牵扯到始神。

    以始神这般实力,老夫岂敢让自己卷入这场漩涡,那将万劫不复。

    始神今日既然问起此事,想必始神应该也是有些怀疑天衍掌教了。

    此人城府很深,行事可以舍弃底线,不得不防。

    他那日说的事情,亦是编造的谎言,并非真相。

    只是当时老夫不得不配合他,还请始神见谅,老夫在这里给始神陪不是了。”

    “无妨,我当时便知道他的话不能尽信,当中必有编造。

    现在,不管天衍掌教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你药不尘这个天下最强炼药师已经难以独善其身。”

    “始神,此话怎么说?”

    “你想想,以天衍掌教的行事作风。

    他好不容易寻到你,并且从此以后可以锁定你的位置,你还能逃离他的掌控不成?

    如你这般炼药师,如果能为其宗门所用,对于他天衍宗来说,意味着什么。

    如此巨大的利益驱使下,他岂会只是与你合作那么简单。

    当然,身为顶级炼药师,你找个强大宗门背靠,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

    就看你是否能接受得到天衍掌教领导的宗门了。”

    “怎么可能!”

    药不尘嘴角抽搐,对此极为排斥,“老夫未曾想过要寻势力背靠。

    纵使真要寻势力背靠,也绝对不可能是天衍宗!

    天衍掌教这种人,不得已之下与之合作一次,小心防备着,或许还行。

    如果背靠其宗门,受其制约,还不得被他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你不愿,但却对抗不了现实。

    正如你所说,以天衍宗的本事,就算你药不尘以炼制稀世丹药为条件,请其他势力相助。

    那些势力也不可能寸步不离守护着你。

    天衍宗要拿你,总会寻到机会。

    届时,他们将你捉去天衍宗,你还有反抗的余地吗?”

    “这……”

    药不尘一时语塞。

    他沉思,随后猛地抬头看向君无邪,眼里有着希冀之色,“请始神指点!既然始神提醒老夫,想必始神定有解决之道!”

    “你可愿加入我的阵营?

    你不会受到太多约束与管制,并且还有大量的稀有丹方提供,定能让你的炼药之术不断进步。”

    “这……”

    药不尘一时间愣住。

    他认真地看着君无邪,随后用不确定的语气问道:“始神手里真有大量稀有丹方?”

    “有,只是这些丹方品阶很高,以你现在的本事,恐怕难以参透。

    低等的丹方,我并没有,但我可以传授你特殊炼药之法,辅助你自己的炼药之术,必能提升炼丹成功率与丹药品质。”

    君无邪说着一指点向药不尘的眉心,将部分稀有丹传授给了他。

    药不尘当即心神巨震。

    识海内多出了大量信息,皆是丹方,还有特殊的炼器手法,无比的精妙,简直令他难以置信,犹如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这……这些丹方,实在高深无比,这些丹方的丹药,闻所未闻……

    竟然还有此等炼丹手法,简直匪夷所思。

    看似简单,实则蕴含大道至理!

    始神,您这本事,真是让老夫佩服不已!”

    “怎么样,是否愿意?

    告诉我你的答案。

    你放心,我绝不强迫于你。

    你若心中不愿,大可直言,我转身就走,不会为难你。”

    “啊,始神这是说的哪里话,药不尘岂有不愿之理!

    这些稀有丹方,此等令人叹为观止的特殊炼丹手法,令我看到了一个璀璨的炼丹世界,方知此道浩瀚无垠!

    药不尘愿加入始神阵营,为始神效力,但凭吩咐!

    现在,始神您就算是赶我走,我也不走了,药不尘跟定你了!”

    “呵,看你这模样,这是赖上我了?”

    “嘿嘿,此生何其有幸能遇到始神这般全能的存在,我药不尘若是不厚着脸皮,岂不是又要留下一个遗憾?”

    “从现在开始,你药不尘就是我座下的炼药师。

    过些时日,我会给你特殊资源,让你修炼出无缺肉身,将来便可随我离开此界。

    外面的诸天,海阔天空,那里才是你未来的舞台。”

    “还能修炼出无缺肉身!”

    药不尘惊呆了。

    他自是清楚自身的缺陷,因此无法离开此界。

    所以,他从未有过要离开的想法。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去想,离开意味着死亡。

    但是现在有希望了!

    “当然,以后到了宁州,你自会明白。

    看看宁州众生,看看他们的肉身是否还受秩序的限制。”

    “我自是相信始神,只是突然之间太过震撼……

    我有一事不明,始神如此精通炼丹之道,为何还需要我这样的炼药师。

    尽管我在此界炼丹术已经臻至最高境界,但与您比起来差太远了,你根本不需要我来炼丹才是。”

    “首先,由于此界秩序的限制,我无法炼制金刚神骨至臻丹,必须要你才可以。

    再者,即便是在外面的世界,我也没有时间与精力去炼丹。

    我的事情太多,武道成长才是首要。

    而且,你的在此道的悟性极高,是可塑之才。

    以后,你可以培养大量的炼丹师,辅助你炼制各种丹药。

    你需要什么材料,我的人会尽量为你提供。”

    “啊,始神您这么说,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药不尘心潮澎湃,心里止不住开始憧憬未来。

    “你去收拾收拾,然后随我去天衍宗,看看那天衍掌教到底打着怎样的算盘。”

    “无需收拾,东西都在我身上带着,其他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就留给这个小镇吧。

    始神,我们此去可要谨慎些。

    天衍宗实力高深莫测,里面必有二十阶的强者。

    万古以来,天衍宗都是极为神秘的。

    他们当年能困住神女,令其不得不断尾,可见一斑。

    并且,天衍宗的宗门内更是危险。

    其护宗杀阵——天衍大阵,在宗门内的威能必然比在外面布置的要强得多。

    始神,您的本事,我自是毫不怀疑。

    只是,天衍宗过于神秘。

    此势力受天道眷顾,所以可能存在某些变数。”

    “你只管随我去天衍宗,其他的什么都不用想。”

    君无邪起身离去,药不尘紧随其后。

    天衍宗距离小镇有些远。

    君无邪从秘界秩序处得到天衍宗的坐标位置,在无序之地以东。

    三日之后,他们才来到坐标所在的位置。

    这里位于浩瀚山脉内的一片盆地。

    地势比较平坦,只有少许低矮的山脉绵延起伏。

    但是这里并不能看到天衍宗。

    盆地内,除了几条低矮山脉,便只有一些树林。

    “始神,天衍宗宗门之地神秘莫测,从不显现于世。

    既然天道秩序指向此地,那么天衍宗入口必然在此,只是被隐藏了起来。

    可惜,我并不会符道,不然或许还能看出些端倪。”

    药不尘说出已知的信息,目光四周搜寻着。

    只是这盆地在方圆百余里,入口隐藏在什么地方,根本看不出来,如何才能将之找到?

    君无邪亦打量这片区域,双目内演化元始符道,开启符道瞳术。

    符道瞳术开启之后,视线里的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天地山川之间弥漫的场域之力一片又一片,相互影响,形成一个奇妙的平衡。

    他依然未曾看到天衍宗入口。

    这点,在他的意料中。

    天衍宗受天之眷顾,入口隐藏,极有可能有天道秩序之力加持。

    以他现在的符道境界,瞳术自是无法直接看穿。

    但是他其他办法。

    他通过观察不同场域之间的相互交织来寻找是否有异常之处。

    时间不长,还真被他找到了。

    那里毫不起眼,在一片地势相对低矮之地,杂草丛生。

    如果换做其他符师,根本无法看出端倪。

    但他的元始符道,可以精准观察到极其细微的场域变化。

    那里的场域交织与他地方有些许不同。

    尽管有种力量对其进行掩盖,但是那片场域是个整体,延伸到其他地方,导致其整个场域都变得不太一样。

    君无邪带着青妖和青湄向着那片区域走去。

    青妖和青湄两人脸上早已没有了面具。

    她们的身体被君无邪的混沌金血气链束缚着,面色有些苍白,精气神看起来很萎靡的样子。

    抵达那片区域之后,君无邪当即施展符道,使得这里的场域震动,全部向着某一点汇聚,对其进行冲击。

    轰隆一声,山地震颤,草木乱飞。

    场域暂时瓦解,一个虚空之门呈现了出来。

    “这……”

    药不尘目瞪口呆。

    始神竟然还会符道,而且看起来造诣极高,相当的精深!

    他内心震撼无比。

    始神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武道于此界无敌,只身杀穿神宫。

    炼药之道的造诣深不可测。

    如今,竟然还会如此精深的符道!

    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敢相信世间还有这等十项全能的存在!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