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拯救诸天单身汉

章节目录 3791【最后一次决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间一晃,几年过去。

    青青、秦可情分别为项南生了一儿一女。

    儿子取名丁隐,女儿取名丁思。

    项南没有教授他们一点武功,而是教他们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医卜星象、算数韬略等诸多杂学。

    因为项南知道江湖黑暗,就是一个大粪坑,争名逐利、好勇斗狠、自相残杀、永无止境。

    没成名的一心想成名,成了名的又害怕失败,每天都活在恐惧之中,生怕被别人挑战失败,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

    因此江湖上,无论成名的,还是没成名的,没有一个人能过得安心。相反,不会武功的百姓,反倒能过几天安生日子。

    所以项南没教儿子、女儿武功,免得他们有闯荡江湖的念头。

    而在项南的精心教育下,丁隐、丁思长大之后,都成了人才。

    丁隐参加科考,考中举人之后,没有再考进士,而是在杭州城开了一家惠仁堂药铺,以项南传授的医术悬壶诊病,造福世人。

    丁思则招赘了一位品性敦厚的穷秀才,夫妇俩在项南的资助下,创办了一家纺纱厂,聘请不少织工纺纱织布,贩售赚钱。

    丁思自小跟项南学习算数韬略,在做生意这方面极有天分,因此在她和夫婿等经营下,纺纱厂的规模越做越大,生意越来越好,不仅远销京城、塞外,甚至还有南洋、欧洲一带。

    ……

    而在这几十年间,项南一直偷偷练功。

    圆月刀法、谢家剑法、伤心小箭、忘情天书、夺命十五剑、大江南北气功、先天破体无形剑气……这些武功都已被他推演到十分高明的境界。

    尤其“先天破体无形剑气”,已经被他练到“气”的境界。

    到了这一境界,天地之间,只剩一股霸道之气,摧枯拉朽、无物不伤,避无可避。可以说,已经是天下无敌。

    而随着时间流逝,青青、秦可情也渐渐老去。

    隐退江湖四十年后,首先走得是秦可情。

    其实她岁数本身就比丁鹏、青青大好几岁,只是因为长得漂亮,再加上保养得好,所以才显得年轻。

    “丁大哥,我要先走一步了。等下辈子,我还跟你在一起。”秦可情握着项南的手道。

    “好,我答应你,下辈子我一定会跟你在一起。”项南也握着她的手道。

    虽然他一度很气秦可情帮柳若松骗他,但那毕竟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何况秦可情一直都很后悔,而他们这几十年一直过得很好,那点事早就不值一提了。

    因此对于秦可情的死,项南实在是很舍不得。

    得到项南的保证之后,秦可情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项南随后亲自挑选了一处风水宝地,安葬了秦可情。

    “我真羡慕可情姐姐。”看着她的坟墓,青青感慨道。

    “羡慕什么?”项南疑惑的问道。

    “她能走在你前面,让你这么记挂她。”青青解释道,“鹏大哥,我真担心你们都走了,到时候剩下我一个人。”

    “别胡思乱想,我觉得自己还很年轻呢。”项南安慰她道,“放心吧,我会留到最后的。等把你送走,我再去跟你们团聚。”

    “嗯。”青青点了点头。

    ……

    在这几十年间,江湖也一直代有人才出。

    不过占据最高峰的,始终还是神剑山庄的荆无命。

    他不仅继承了谢家剑法,还与自己的武学相融合,形成一门适合自己的剑法。他凭借这门剑法,打遍江湖无敌手,因此也被尊称为“剑神”。

    不过荆无命却并不认为自己是“剑神”。因为他知道项南的剑法远在他之上。

    当年项南诛殺柳若松,一刀劈出,天地都受其主宰。

    这种境界实在太玄妙,他无论如何也达不到。因此他一直拒绝“剑神”的称号,而且四处寻找项南的踪迹。

    他想要再跟项南较量一番,亲眼见识那一剑的威力。

    而功夫不负苦心人,最终,荆无命还是找到了项南。

    “我四海八荒的去找你,想不到,你居然会隐居在这里。”他打量着项南的庄园,忍不住感慨道。

    这些年为了找寻项南,他去得多是人迹罕至、鸟不拉屎的旷野荒郊,根本没想到,项南其实隐居在闹市之中。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项南笑道,“我没有自虐的倾向,干嘛要住在穷乡僻壤、深山老林。”

    古代住在山里可不是一件惬意的事,物资供应就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因此只有穷困老百姓,为了逃避徭役和税赋,才会躲进深山老林里。

    “有道理。”荆无命点点头。

    就凭项南把圆月山庄建得那么富丽堂皇,他就该猜到项南不是一个喜欢吃苦的人。

    “荆兄,你找我想做什么?”项南问道。

    “我想再跟你比试一下。”荆无命解释道。

    “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大火气?”项南一听,忍不住笑道,“还是不要了,我早就不练武了。

    这些年,我每天都是在享受生活,圆月弯刀早被埋在土里,连一次都没拿起来过。你现在让我跟你比试,那你不如直接杀了我。”

    “丁兄,你不要骗我。我能感觉得到,几十年过去,你的武功更高深莫测了。”荆无命却摆手道,“我求你出手一次,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境界,这样我死也瞑目了。”

    “荆兄,我真的已经戒武了。”项南摆手道。

    “丁兄如果不答应,那我就自刎在你面前。”荆无命却直接抽出剑来,一下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就出手吧。”项南见状,也只好同意道。

    荆无命顿时大喜,随即便要对项南出手。

    可是当他把剑对向项南的时候,却迟迟不敢出手。因为他忽然感受到一股强大无匹、霸道绝伦的殺气已经锁定了他。

    如果他敢出手,瞬间就会死亡,不会有任何余地。

    这种感觉,让他本能的感到恐惧。

    而这种恐惧的感觉,他已经多少年没有过了。可以说自从出道以来,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再没有过恐惧的感觉。

    可是如今,他却是感到恐惧了。

    这是发自心底的恐惧。恐惧来源于未知,恐惧来源于弱小,恐惧来源于无能。

    因为他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这股霸道无匹的“殺气”,所以他只能认输。

    (本章完)

    </p>

    </p>

    </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