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拯救诸天单身汉

章节目录 3973【殺人犯的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十二月十三号,机床厂幺二八持槍抢劫殺人案的四名案犯,被珐院全部判处死刑。

    四人中除秦大志外,都选择了上诉,想要尽可能拖延死亡的时间。这也是人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最本能的选择。

    而原本按照惯例,一审、二审应该能隔两三个月。但是由于这桩案子性质太过恶劣,影响太过重大,因此根本没给他们拖延的机会。

    没两天就进行了二审,依旧保持一审原判,全部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且二审即终审,没有再上诉的机会。

    结果宣布之后,四名案犯,当场崩溃了仨,哭得泪流满面,撒泼打滚。

    随后,秉持着“不留死刑犯迈过千禧年”的原则,十二月二十号,四名案犯就被执行了死刑。

    十二月二十号,秦大志被执行死刑。

    因为他之前说过,不让家人来送行,因此秦百顺、项南爷孙都没去。

    秦大志被执行死刑后,屍体被捐献了出来,能捐得器官都给捐了,最后的屍体也做了大体老师,算是为死后积累一点功德。

    如此一来,秦家爷孙也不用再料理他的丧事,也算是省了一件事。

    ……

    而就在这一天,沈东电视台在《晚间新闻》节目中,播出了秦大志的采访视频。

    因为幺二八持槍抢劫殺人案,在社会上影响实在太恶劣,吓得普通民众不敢打出租车,一到晚上街面上都看不到人了。

    所以上级觉得有必要加大宣传力度,杀鸡儆猴,因此就让记者采访了四名案犯,随后把采访视频报道了出来。

    四名案犯中,有三人面对镜头时,都是痛哭流涕,向父母、向子女、向受害者家庭连声道歉,一幅浪子回头,悔不当初的模样。

    唯独秦大志,面对镜头,表情却是非常的坦然,对被害人、被害人的家庭,一句“对不起”都没说。

    他这种死不改悔的态度,让主持人都觉得无可救药,“现在面对镜头,你真的不打算向被害者的家庭说点什么么?”

    “没什么好说的。”秦大志摇头道。

    “一句都没有?”记者追问道。

    “没意义。”秦大志低声说道。

    “我知道其实你也不是没有感情的。”记者见状说道,“我听说你还有个儿子,前两天还来看守所看过你。

    我看到了你们会面的视频,你对你的儿子敦敦教导。你能允许我当着镜头,把它口述出来么?”

    秦大志一愣,微微点了点头。

    “我的儿子,爸爸没有给你树立好榜样,以后你千万不要跟爸学。爸以后也不能尽孝了,你好好照顾自己跟爷爷。

    儿子,你的脑子比爸爸好,学习成绩也好,以后要好好上学,将来做个对社会有意义的人。

    我的儿子,社会是很复杂的。你以后进了社会,一定要擦亮眼睛看人,如果要交朋友,只交最真诚的人。别跟爸一样,识人不清,走上了犯罪道路。

    儿子,以后就剩你自己了,独木难支,受了委屈也得忍着,和为贵,忍为高,不要重蹈我的覆辙。

    家里也不要给我请律师,行刑那天你也不要来,我不想让你看着我死。我的儿子,爸对不起你。这么多年了,没好好照顾你,却害你被爸连累了。

    以后你的路注定难走,但你一定要好好走,千万不要学爸。儿子,你跟爷爷好好活着,早早把我忘了吧。”记者随后口述道。

    秦大志听完,嘴角露出了一抹歉意的苦笑。

    ……

    “他没有人性,死不悔改,死有余辜。”秦百顺看完新闻后,气得咬牙切齿地道。

    “爷爷别生气了。人死万事休,就别再骂他了。”项南劝道。

    “唉,我就担心,被电视这么一报道,会把你给连累了。”秦百顺叹了口气道。

    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幺二八大案本就轰动沈东,而且秦大志犯得不只一件案子。

    还有九七年的南塔鞋城案、九六年的白塔堡案,三桩大案,十二名受害人,可以说是恶贯满盈,双手沾满了鲜血,这会让他的名声更臭。

    而原本他犯得事,也就周围一拨知根知底的人知道。如今好了,电视台一播,全沈东,甚至全國都要知道了。

    臭名远播,遗臭万年,这让孙子今后怎么过?

    “别替我担心了,爷爷,我能撑得住。”项南摆手道,“我上学时就学过,‘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我知道,这是老天爷给我的考验,我会撑下去的。凡是打不倒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好孙子,你能这么想,爷爷就放心了。”秦百顺见项南这么说,都欣慰的道。

    ……

    转过天来,王頔约项南一起上学。

    路上,他看项南的眼神,都有些小心翼翼。

    “干嘛,有事说话。”项南看向他道。

    “秦理,你没事吧?”王頔关心的问道。

    “放心吧,我没事。”项南摆手道。

    “真的?”王頔还不敢相信。

    “真的。”项南点了点头,“你那天不是问我,‘跟我爸有没有感情么’,我那天没来得及回答。

    现在我可以跟你说,我跟我爸有感情,但是不深。我知道我是他儿子,他是我爸爸,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割舍不断。

    可是他这么多年都没抚养过我,我这么多年也没怎么跟他生活过。所以我跟他的关系,不过是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就像不常见面的远方亲戚。现在他死了,我心里是有点触动,可是我并不难过。”

    “我懂了。”王頔点了点头,“秦理,你这么想就对了,你爸是你爸,你是你,你别受他的影响。而且你放心,我永远支持你。”

    “谢谢。”项南点了点头。

    ……

    上午第二节课,下课之后,项南正在擦黑板。

    就在这时,忽然从教室后面冲进一个人,冲到项南身后,抱起一摞书重重向他砸去,“殺人犯的儿子!殺人犯的儿子!”

    他一边大骂着,一边上去揪住项南便打。

    “你放开他,你别打他~”王頔、黄姝、冯雪娇见状,连忙上前阻挠。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