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君与魔后的婚后生活

章节目录 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8

    直到做到天色都见了白,玄泽才沉沉睡去。

    沉晴颜早就昏过去了,她身上全都是玄泽肆虐后留下的印记,找不出一块没有被红瘀占据的地方。

    两人在殿内睡了到了下午,连中午送饭的侍女敲门,两人都听不见。

    直到近夜,出于关心魔君安危,两名魔卫心怀不安地敲门,不敲到魔君或魔后应声,两人绝不收手。

    “唔.....”昨日肏的神清气爽的玄泽先被敲门声给扰醒了,他皱了皱眉,内心不爽。

    是谁胆敢扰魔君清眠?!

    玄泽睁眼,一入眼就是沉晴颜被蹂躏红肿的双唇,和布满了吻痕的修长脖颈。

    玄泽看着沉晴颜,惺忪地双眼眨了眨,心中甚至小小地疑问了一下。

    阿颜脖子上怎么有这么多红痕?

    醒酒后的玄泽完全不记得昨夜两人经历了怎样的疯狂,他的记忆止步于昨天宴会上最后喝下的一杯酒。

    玄泽动了动身子,他那软下去的阳具还留在沉晴颜那蜜处,他这一动,那物便带着大量留存在沉晴颜阴道内的精液,啵地一声就滑了出来。

    那白浊的精液混着丝丝猩红,玄泽无意瞥见,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

    沉晴颜全身上下都是吻痕和掐痕,肩上还有一道结了痂的咬痕。两瓣臀部更是惨不忍睹,红的都发了紫,臀肉都肿出了血。

    两人身上都黏黏糊糊的,玄泽认出了这让两人都黏黏糊糊的罪魁祸首——是精液。

    昨日玄泽好几次在射精时,都将阴茎拔了出来,让自己的白精射在了沉晴颜的胸上和脸上。

    而后玄泽抱着沉晴颜纵情声色,沉晴颜身上沾着的精液自然也蹭在了玄泽的身上。

    玄泽动了动鼻子,两人交欢一夜,殿内又未通风,淫靡的气息还余留在两人周边。

    “嘶——”玄泽倒吸一口凉气,看向怀中睡得正香的沉晴颜。

    这、这都是他弄的?!

    看着沉晴颜那全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的皮肤,玄泽整颗心都揪起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将沉晴颜双腿拉开,伸出两根手指,缓缓地推进沉晴颜的红肿的小穴里,然后轻轻分开手指,将身子伏低,细细看着里面的穴肉。

    看了一眼,玄泽心中大骂自己一声畜牲。

    沉晴颜那穴口新裂的伤还在留着血,女子这处最是脆弱敏感,玄泽都不敢想象沉晴颜该有多疼。

    玄泽慢慢抽出手指,那粘着精液、淫水和血液的手都在颤抖。

    门外的魔卫还在孜孜不倦地敲着门。

    玄泽如梦惊醒,急急忙忙奔下,往殿门跑去。

    两名魔卫还在商量要不要直接闯进去,殿门就开了。

    两名魔卫慌慌张张地低头行礼:“魔君息怒,我们是见屋内久久没有动静才....”

    “叫千霜来!”玄泽急躁地喊道。

    世人皆知,魔将千霜除了打架,什么都会。

    小小的阴道撕裂,又怎能难得住他医科圣手?

    可玄泽喊完,才想起千霜这厮还在享受休假,人早就不在魔都了。

    魔族本就肉体强悍,族人皆崇尚武力,认为强者不会受伤,所以不需要医治,因此对那些救治伤病的手段不屑一顾。

    除了千霜,玄泽还真想不起魔族内谁还会医人。

    “千、千霜大人听说昨日陛下遇刺,今日已经快马加鞭回到魔都了。”两名魔卫抬头,在看见玄泽浑身赤裸时,两人不禁一愣。

    正在想着魔都还有谁会医术的玄泽一听,急忙道:“那就快点叫他过来!”

    千霜是黄昏时赶回魔都的。

    他听说魔君遇刺,他也顾不得回去了会被这位无良魔君逮住扔去批奏折,直接策马赶回魔都,整整跑瘫了叁批马才在黄昏时到了魔都。

    在听闻昨日魔后大怒,两名刺客一人诛杀、一人擒获,魔君无恙后,他放下心来,想着回都回来了,那就告诉魔君一声吧。

    可当他走到安寝殿前时  守门的魔卫告诉他:昨日进屋后,魔君魔后再未出屋。

    千霜倒不像那两名魔卫一样,担心魔君是不是昨日受了伤,不然怎会毫无通知地就在屋内无声待上了一天一夜。

    魔君魔后两人,一个天魔,一个屠神剑剑主,目前为止这世上还有谁能伤到这二人?除非你说他俩互殴。

    一天一夜没出屋,怕不是魔君遇刺,魔后心疼,魔君趁机拽着魔后一直呆在屋内缠绵不肯出来吧。

    于是他回到自己的居所,换下沾了土的衣裳,让人给自己烧了一桶热水,准备好好地洗上一个热水澡。

    他坐在浴桶里,头向后枕着桶边的软枕。桶里飘着红白两色的花瓣,他捻起一片花瓣,放在鼻尖仔细品闻。

    这花瓣事先泡过香水,因此,花瓣本身散发着一股不似花香、但却沁人心脾的香气。

    “哈——”千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呆着魔都舒服,如果不是因为不想工作,谁愿意天天在外面住草屋啃竹笋。

    门外有人轻叩屋门,问道:“您吩咐的菜肴已经做好了,您是想现在吃,还是沐浴后再吃。”

    千霜答道:“端进来吧。”

    侍女们鱼贯而入,在千霜泡澡的浴桶上架起了长桌,将一道道美味的吃食摆在了上边。

    长桌正好搭在桶边上,千霜头靠着皮质的软枕,一边泡澡,一边享受美食。

    可谁知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声惊呼,几名魔卫破门而入,吓得千霜手里夹着的鸡肉一滑,掉进了他沐浴的浴桶里。

    千霜嗷呜一声,将身子全都浸到水里,只留下一颗头惊慌失措地看着那几名一身杀气的魔卫。

    “你们干什么!”千霜被那几名魔卫从浴桶内拖了出来,他惊慌失措地喊道:“谁给你们的胆子?让你们敢对我这般不敬!”

    魔卫们匆匆帮千霜擦干身上的水迹,为他胡乱裹了几件衣服:“千霜大人,多有得罪。”

    “魔君急召,还请您见谅。”

    一听是魔君的命令,千霜当即便怒上心头。

    他不就是想好好休假吗?不就是在休假的时候无视了魔君的命令吗?谁休假还工作啊!

    怎么?魔君这般对他,难道还想定他的罪不成?

    亏他听说魔君遇刺还快马加鞭地赶回来,这狗魔君真当是猪狗心肠。

    千霜咬咬牙,心想这万恶的君主统治!总有一天他要推翻它!

    千霜以为魔君是不满他无视君主、以及未经允许私出魔都,才搞了这么一出。

    但当他被魔卫们拎着送到了安寝殿,看着玄泽煞白的脸,千霜才明白:哦,误会了。

    魔君这脸色,怎么看也不像是跟他有关系。

    “千霜!”玄泽一见千霜,便压声迎了上来。

    千霜揉了揉被魔卫们攥的发痛的手腕,问:“陛下,您急召臣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玄泽不语,拉着千霜的手,带着他往殿内走去。

    千霜:“?”

    当两人走到床前,玄泽掀开纱幔时,千霜才知魔君为何这般紧张无措。

    只见魔后脸色苍白,嘴唇发肿,虽然胸部以及胸部以下都用被子遮挡着,但从露出的手臂和肩颈上,也能看见大片的殷红与淤青,甚至肩上还有一处被撕咬过的痕迹。

    千霜嘶了一声,心想那刺客实力竟恐怖如斯,竟将魔后伤成这样!

    千霜老童子蛋了,他看完沉晴颜身上的痕迹,竟然一点也没发觉这是做爱后留下的痕迹,还只当是昨日刺客武力强横,能将屠神剑剑主伤的这般重。

    事关沉晴颜,玄泽不敢怠慢,急忙拉开被子,对着千霜道:“下面...你看看下面...”

    说着,就将被子掀开,让千霜去瞧沉晴颜的下体。

    求医就不要羞耻,有时候为了看伤看病,要在医者面前全身赤裸的事情也有不少。玄泽也不是那般迂腐之人,觉得自己的女人就算是不治身亡,也不能在别的男人面前光着身子。

    那是沉晴颜,那是他的娘子、他的爱人、他的心肝、他的命。

    只要沉晴颜健康快乐,他什么都愿意做。

    若是真能治好沉晴颜,别说让别的男人看她的身子了,就算是沉晴颜当着他的面与人交合,他也是愿意的。

    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玄泽轻轻拉开沉晴颜的双腿,指着那撕裂的穴口,道:“我、我昨日喝了酒,不省人事....醒来阿颜就成这样了...”

    “阿颜睡了一天了,到现在也没醒。”玄泽的表情像是要哭了一样:“我叫了她好几次她都没反应....阿颜、阿颜不会再也醒不过来了吧...”

    千霜仔细查看沉晴颜穴上的伤口,听见玄泽说沉晴颜叫不醒,便伸出手在她鼻尖探了探鼻息,又将头伏在她的左胸上,听着她的心跳。

    沉晴颜鼻息平稳,心跳如常。

    他仔细听着,听见沉晴颜体内有着一些微不可察的声音。

    那声音如血肉生长,又似树木脉动。

    像是树木有了人一样的血肉脉搏一般,再加速般生长的声音。

    “陛下,魔后虽伤了肉体,但生命无忧。”千霜起身,道:“一直叫不醒,是因为魔后体内的神木心在汲取魔后体内的力量,为她修复着肉体。”

    “就算这么放任不管,魔后体内的力量也足够修复这些伤痕。”顿了顿,千霜道:“只是不能知晓魔后醒来的具体时间,不过总归不会太长。”

    “若魔君想让魔后早点醒来,那可以像以前那样,以魔气为神木心的养分,每日为魔后体内输送魔气。”

    玄泽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问道:“那就好。”

    又想起沉晴颜身上的伤玄泽问:“那阿颜醒过来之后会疼吗,会不会落下什么病根。”

    “会不会疼,臣不能保证。”犹豫片刻,千霜道:“但是臣还是要劝陛下一句,行房需有节制,人族的肉体本就比我族脆弱,更何况您的肉体是这世间最为强大的。”

    “适当交欢,彼此愉快。但多了,反而会成为另一半的压力。”

    玄泽白着脸,嘴唇微微颤动着,最终却只说了句:“...我知道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