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君与魔后的婚后生活

章节目录 (3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34)

    李暻之回到自己屋内,将桌上的早已准备好的包裹背在背上,又取了好多院子里吊着的鱼干和腊肉。

    此时已是深夜,常人都不会选择这个时候进林。

    李暻之一手托抱着玄泽,一手拎着缠了线鱼干和腊肉,背着包裹走进了林子里。

    他进林冬猎过,虽不能说对这片林子了如指掌,但他几天前才走过的路,他不会忘记。

    大约走了快两个时辰,李暻之走到一处地势嶙峋之地,寻了半天才找到一处合适小型动物藏匿的地方。

    这个地方还算不错,因为地形的缘故,林子里的大型动物很难在此处灵活行动。加上冬天天冷,蛇虫全都不见踪影,一只猫呆在这里也不算危险。

    李暻之将包裹里的旧衣服拿出来,塞进他找到的那处适合小动物藏匿的石缝之中,将半条手臂宽的石头间隙弄的像个简易猫窝。

    他把玄泽放在其中,又把鱼干和腊肠摆在他的周围。

    没有安全隐患,吃食也不用担忧,虽然不如家里暖和,但这么多衣服应该也能起到保暖的作用。

    李暻之心想:希望你能活下去。

    家养宠物其实是一个双向选择,只可惜沉晴颜选择了玄泽,但玄泽并没有选择沉晴颜。

    并不是李暻之心狠,只是他们家真的不适合喂养玄泽。

    既然驯养不了,不如趁着时间不长,感情还不深的时候彻底分开,免得未来离别时更加伤感。

    沉晴颜是个软心肠,又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她既然养了猫,就不会轻易抛弃。

    既然沉晴颜不会弃养,那就只能由李暻之主动承担起这份罪恶了。

    李暻之宁愿沉晴颜责怪他,也不愿她每天因为一只恶猫受伤。

    晨曦初升,李暻之匆匆回到家中。

    这个时间,全村人都还在睡梦之中,沉晴颜也不例外。

    他回屋换下沾了湿寒气的衣服,重新穿了一套新衣服。

    李暻之坐在屋内,一只手置于桌上,指节轻缓地敲着桌面。

    待快到沉晴颜平日里起床的时间,他便起身去到院子里,装作刚起床的样子在井边打洗脸水。

    他慢吞吞地拉着井绳,专心听着屋内的动静。

    这种乡下土房不怎么隔音,以李暻之的耳力,能稍微听见些屋内沉晴颜呼唤猫咪的声音。

    过了片刻,沉晴颜推门而出,大黄跟在她身后,欢快地摇着尾巴。

    看见李暻之,她道:“早上好。”

    然后她问道:“你看见小咪了吗?”

    李暻之心中愧疚,但面色镇定,道:“没有,怎么了?”

    “没事.....”得到李暻之的回答,沉晴颜有些失落。

    昨日小咪还跟她睡在一起,今早一醒小咪便不见踪影。

    相处了这么久,沉晴颜知道小咪每日都要睡到午时才起,可今天她醒时,小咪却不在他她身旁。

    沉晴颜在屋内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猫。

    她在院子里叫了几声“小咪”,可玄泽现在离她能有二十多里地,这几声呼唤实在是没法传进他的耳朵。

    李暻之看着沉晴颜脸上不加掩饰的焦虑,主动问道:“是猫丢了吗?”

    沉晴颜很想否认,但她明晃晃的担忧和惊慌已经帮她回答了这个问题。

    “小咪不见了。”沉晴颜道:“昨晚还睡在床上....今早起来就找不到了。”

    “你别慌,或许只是跑出去玩了。”猫的下落,李暻之最是清楚。

    “可门窗都是关着的,小咪怎么跑出去的?”沉晴颜十分不解,道:“而且小咪从来不往外跑,平时出门都懒得走路,需要我抱着才肯出门。”

    沉晴颜怎么都不会想到,小咪的失踪会与李暻之有关。

    猫丢了,沉晴颜很是着急,她随便应付了几口早饭,便带着大黄出门寻猫去了。

    昨日李暻之就跟她说了今日得搭钟叔的车去到镇上,沉晴颜本来还想让他帮自己带些棉花布料和猫玩具,但玄泽的失踪,让她无心与李暻之说这些。

    钟叔的马拉板车在坎坷不平的道路上前行着,沉晴颜焦急的模样在李暻之脑内不停回放,让他一路都难以心安。

    镇上就有一个卖猫的贩子,他本来想着明年沉晴颜生辰就从那猫贩子那儿选只猫带回来送给沉晴颜。

    李暻之吐出一口气,那猫贩子院儿里养着百来只猫,应该.....会有和那只恶猫长的相似的猫儿吧....

    李暻之一路负疚,沉晴颜却是心急如焚。

    她拿着沾了小咪气息的物件给大黄闻,想靠着大黄寻到小咪。

    毕竟是狗,嗅觉十分灵敏,顺着味道,带着沉晴颜一路走到了林子里。

    沉晴颜看着茂密的树林,却不敢再往前一步。

    她不知道小咪到底在不在里面,但她知道,她再向前多走几步,她可能就找不到回村的路了。

    沉晴颜从未进过林,她以前最多就是带着大黄在林外走一走、遛一遛。

    可她现在都已在林内走了半盏茶的时间。

    沉晴颜回头,看着远处那已经被树木遮挡模糊的村庄,很有自知之明地选择了停步。

    大黄立在她前方,不明白沉晴颜为何停下了脚步。

    他原地吠叫着,急切地想要沉晴颜跟着它走,好能在自己的主人面前立上一功。

    沉晴颜看了一眼大黄,脑中浮现起这几天和小咪的一点一滴。

    ....虽然都不是什么好回忆.....但那是小咪,那是她的猫。

    沉晴颜沉思片刻,咬咬牙,把头上的簪子扯了下来。

    这簪子是她身上唯一的饰品,值不了几个钱,但簪杆尾部比较尖利,用用力也能在树干上划出痕迹。

    自沉晴颜离开沉府,她便很少佩戴首饰,就连发型都十分朴素,一直都是用一根簪子在脑后挽个髻,而剩下梳不上去的头发就那么披在身后。

    此时坠着红珠的发簪被她扯下,及腰的长发全都散了下来。恰好一阵大风吹过,沉晴颜的头发立马就变得凌乱了起来。

    沉晴颜相信大黄,心里也觉得小咪不会走太远,于是每在林间走上一段距离,就用簪子在树干上划出痕迹,好当做返回的路标。

    沉晴颜并非单对玄泽如此用心,若今天丢失的是大黄或李暻之,她也会一样对待。

    沉晴颜并不觉得是玄泽自己选择了离开,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小咪不会离开自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