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君与魔后的婚后生活

章节目录 (21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12)

    第二日晚,魏怀明并没有带着沉晴颜一起去与魔族交易,所以她也就不清楚他们之间都发生了些什么。但从魏怀明的愉悦的神情与肢体动作来看,他应该是得到了他想要的事物。

    “来,多吃点。”魏怀明将几颗金丹放在沉晴颜的面前,脸上的笑容宛如长辈般慈爱:“多吃才能变强。”

    沉晴颜不解地看着他:“你不怕我有了力量后,从你身边逃脱?”

    “就这么点金丹,吃下去能转换成多少自己的力量?”魏怀明不以为然:“你就算是吃十斤,我也不会担心这个问题。”

    沉晴颜:“看来你残害过不少修行者。”

    魏怀明一笑:“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这种自然规律怎么能是故意残害呢。狼吃羊、羊吃草,人吃饭、我吃人。万物相生相克各有上下,我只是顺应了天道的规则而已。”

    “对于修行者而言,你也是需要警惕的猎手。”他把装着金丹的小盘往沉晴颜那边推了推:“别怄气了,不管未来如何,眼下多积攒些力量总是好的,你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

    “我知道你想尽量拖延时间,但其实你的能力强弱不会影响到我的行动,我也不会因为你的强硬而延后早就做好的计划。”说着说着,魏怀明的语气便稍稍放软了些:“吃吧,万一有什么变数发生了呢?手上有力气,到时候你还可以把希望握得更紧一点。”

    沉晴颜看着他的眼睛,气氛寂静良久,她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为什么选中我?就因为我是邪修体质吗?”

    “是啊。”魏怀明回答道:“我想做什么昨夜你不是也看到了吗?我想要那把弑神的剑,所以我需要你,但其实就算我不想要那把剑,我也不会放过你。”

    “你是邪修,我也是邪修,我们的猎物都是修行者,你吃的多了,我能抓到的修行者就会越来越少、也越来越警惕。我可不是那种认为‘人多力量大’所以就跟人抱团取暖的家伙,我一人便能成众,所以比起活生生的同伴,我更喜欢被我驱使的死人。”

    魏怀明说着,一个活尸便跪在他的脚边,任由他践踏蹂躏。

    “看,多老实啊。”他道:“活人就不一样了,不是性格不合、就是心思各异。办个事不仅要处处提防对方会不会反水背刺,还要小心别说错什么话惹得人家小心眼记恨上了,活人哪里有死人好呢。”

    看着活尸被踩裂开来的脸庞,沉晴颜问道:“你会把我也变成它们这样吗?”

    魏怀明:“哦,不会。但是我需要你的血,所以我会把你当成出栏的猪崽一样割开喉咙或者手腕,然后一点点放干你的血。”

    “嗯.....如果事成之后你还活着,我就会把你悉心料理,做成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道菜肴,再心怀感概地吃下去。”

    魏怀明的这番言论让沉晴颜浑身发冷,她握紧生着汗液的手心,瞥了一眼盘中的金丹,最后选择了将它们全数送入腹中。

    之后魏怀明不知道从哪里弄了辆马车,有了出行工具,行路方便的魏怀明便带着沉晴颜奔赴北方的边境之处。

    三月过去,黑山城的硬砖石路上,前行的马车与一急忙出城的俊朗男子向擦而过。

    路过的风吹起车窗上的帐帘,只需一眼,玄泽便能看见安坐于其中的沉晴颜。

    但他着急赶路的他没有对这辆朴实无华、甚至还有些老旧的马车投去关心,而是直奔另一侧的城门、片刻不停地出了城。

    黑山城是人族面对魔族的最后一道防线,出了这里,便算是踏上了分界暧昧的边境地带。

    虽然这里跟玄泽千年前见到的完全不同,但只要奔着北方跑,他早晚都能到达想去的地方。

    玄泽没钱,也没想过休息和采买用品。奔波一路,他困了找片能遮雨的屋檐或树下就睡、渴了就用手心拢几捧河水润口,饿了就摘点果子或是猎几只野兽生食饱腹。

    他从不在路上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因为越早到达魔都、找到其他魔族,他能找回沉晴颜的时间也就越早,沉晴颜生还的几率也能更大。所以他不敢怠惰,哪怕是实在受不住了要休息,他也只是小寐一会儿,醒了就继续赶路。

    这种比流浪汉还要流离转徙的生活并没有让他感到不快,比起爱人的行踪不定生死不明,心怀挂念的玄泽像是麻木了一样、完全没在意一向娇惯的自己现在生活的有多么糟糕。

    千年前玄泽还未和其他魔族合群时过的也是这样的日子,但那时的玄泽什么都不懂,只是像野兽一样为生存而活。但现在不同,现在的玄泽是以爱为动力,只要沉晴颜还在,心中熊熊燃烧的爱与欲就能让他永不熄火、无畏前行。

    出了限制颇多的城市,玄泽的速度便提快了不少。那被冰雪覆盖的纯白山脉虽然还很遥远,但至少其身影已经映入了玄泽的眼帘。

    寒风呼啸的极北条件艰苦,世上没有多少活物能够在这里生存。可在冰天雪地地走了半月的玄泽不仅没有感受到严寒的冷酷,反而还如鱼儿入水一般越来越适应了。

    玄泽踏入极北以来最大的麻烦不是身上的衣服太单薄,而是极北经常刮风,刺骨的寒风卷着雪沫,仿佛掺着冰霜的雾气一样叫人视线不清。在这里行走,哪怕是对这片地域再熟悉的人都很容易走错路,而玄泽连魔都的所在地都忘的差不多了,更别提找到其他的魔族人了。

    但玄泽运气还算不错,在一次雪风暴肆虐之时,身处风暴内的他被刀子一样的风雪给迷了视野,脚下踩着的地面一松,便掉进了用来追捕极北野兽的陷阱之中。

    逃出两米多高的陷阱对于玄泽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面对仅比自己高一头的坑陷,玄泽只是选择盘腿坐在地上,等待着有人过来‘救’他。

    持续了两天的风暴过后,清脆的踩雪声自远到近,逐步靠向埋着雪的坑洞。就在这人探头朝洞内看去时,玄泽犹如脱兔般瞬间破雪而出,一把薅住了此人的衣领将其高高举起。

    “你是魔族?!你的同族现在都在哪里?说!”

    突生的变故让此人大惊失色,比起猛然出现的陌生人,该男子反而对玄泽所说的话语更加戒备。

    “你是谁!”这人摆脱不了玄泽的禁锢,上踢的双腿也被玄泽抬臂挡下:“你要做什么?!”

    “你是人族?还是妖族?!”他似乎把玄泽当成了入侵者:“我是不会向你屈服的,你有本事就直接杀了我......啊啊啊呜呜呜!”

    他话音未落,玄泽便将他整个人倒插进了厚厚的雪地里。

    “我不是坏人,我是你们的君主。”玄泽将这人从地里拔出来,解释道:“我回来了,我现在要重新带领魔族走向辉煌,你快带我去见其他的魔族人,我要在这天下间寻找一个人!”

    “神经病吧你.....呜呜!”

    反复几次,这男人还是不肯说出其他魔族的所在之处。于是玄泽直接将他打晕扔进洞内,又把洞口周围的雪压在他身上,之后他便找到最近的一处山头,希望能在那里等到来找此人的家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