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诱她

章节目录 10她很会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秋来了,北城最近有些降温。

    昨日半下午不知何时变了天。外边乌云密布,阴霾骤起,气温骤然降下。

    狂风卷着暴雨在城市中肆意叫嚣,树枝落叶被暴风吹得在空中乱飘,行人皆被吹得无法前进,手里的雨伞也被暴风吹飞,恶劣的天气一直持续到天黑才缓下来。但气温没有上升,晚上临睡前又下起了雨。

    清晨。

    秦文晋睁开眼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窗帘半敞开,隐约还能听到窗外的树被风吹得吱吱作响。

    她轻咳了两声,身体上的不适感多了些。脑袋晕晕沉沉,心口憋闷,嗓子发痛发痒,趴在床边不受控制又咳嗽几声。随即捂着胸口深深呼了好几口冷气,整个人倒在床上猛烈呼吸。

    对旁人来说仅仅只是咳嗽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此刻用去了秦文晋很大力气。

    她的身体越发酸软寒冷,额角沁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吃力地拿起放在床头上正在充电的手机,拨通林嫂的电话。

    对方很快接通。

    “林嫂,今天不去学校了,帮我请假。”一开口秦文晋才听出自己的嗓音有多嘶哑。

    林嫂听出她的不舒适,语气有些焦急:“好。需要找医生过来吗?”

    “嗯。”

    秦文晋纵使再依赖一个人,她也不喜欢被对方过多的关注。就像林嫂,她愿意被对方照顾,但她始终不愿意被林嫂过多的注意。

    躺在床上,秦文晋扫了下手机里新的讯息,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Austin...

    鬼使神差她点开了聊天页面,编辑了一句话发过去:——我今天不去学校了。

    很快对方回复她:——好。

    放下手机秦文晋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主动给他解释。想到这她觉得很烦,关掉手机蒙着被子又进入梦乡。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家庭医生来了,检查一番后确定秦文晋只是着了风寒有些感冒,心脏并无异常,林嫂这才将悬着的心落下。

    送走医生,林嫂眼瞅着秦文晋吞下药片她才离开。

    吃了药,秦文晋就犯困,这一觉直接睡过午饭,直到下午雨停了她才迷迷瞪瞪醒来。

    脑袋不晕了,就有点饿,秦文晋伸手揉揉瘪瘪的肚子,精神状态比起早上好些了。

    她又给林嫂发了条讯息,说自己饿了。林嫂叮嘱她穿件外套再下来,随即开始让厨房准备她的饭菜。

    秦文晋这人就一个好,怕死。

    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要了她的命,好在昨天没什么大碍,不然她这会儿早icu睡这了。

    眼下去吃饭她给自己裹得很严实,从柜子里换了套薄绒睡衣又套了一件不伦不类的外衣才下楼。

    林嫂递给她一杯温水,又摸了摸她额头,温度正常她舒了口气:“今晚再观察观察,等会儿我给你再拿床被褥,你夜里盖着别着凉。”

    “嗯。”秦文晋润了润嗓子,“已经好多了。”

    林嫂:“我让厨房煮了粥,你等下吃清淡些。”

    “好。”

    病来如山倒,秦文晋此刻乖得不行,蔫蔫的,林嫂说什么就是什么。

    傍晚,天色渐暗。

    负责接送两个学生的轿车稳稳停在院中,Austin进门时便看到秦文晋正在桌前,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拿着勺子数粥里的米粒。

    边数边喘着粗气,好似吃个饭都用了她很多力气。

    林嫂招呼道:“Austin回来了,洗手吃饭吧。”

    “嗯。”

    少年一身九中制服,英姿飒爽,脑袋上顶着一头棕发,少年感十足。他洗完手快步走过来,拉开秦文晋旁边的椅子坐下。

    倏的,周边一片灰暗让秦文晋一改数米粒的慢动作,猛然抬眼看去。

    入眼看清Austin这副打扮,她多少有点恍惚。

    他的校服是昨日送来的,今早他穿校服出门的样子她没看到。

    Austin似乎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笑问到:“不好看吗?”

    秦文晋又呼出一口气,沉重的眼皮动了动,犹豫一瞬,努着唇瓣摇头,声音轻飘飘道:“倒也不是呢。”

    怎么讲呢,少年身材长相没得说,但是看惯了他白衬衫黑裤子,忽然再看他穿制服就多少感觉有点突兀。

    “那就是喜欢咯?”Austin挑眉,一双幽深的黑眸直勾勾盯着秦文晋看,引着她陷入沉沦。

    秦文晋咽下含在嘴里的粥,呆滞地点了点头,“嗯。”

    毕竟,皮相骨形在这放着,难看不了。

    ......

    临睡前秦文晋喝了药,晚上捂着两床棉被睡了一夜,第二日起来身体好多了。

    -

    自从跟袁沁回来,她便每天中午都会按时出现在高二一班的教室门口,等秦文晋一起食饭。

    一天中秦文晋最期待的事情就是中午放学了,因为只有这个时间她可以和袁沁相处。但是今天中午没能等到袁沁的身影,等来的只有袁沁发来的一条讯息:——晋晋,我在开会,得半个小时。你帮我带份煲仔饭,还是小份喔。

    秦文晋做什么都慢,对什么人事物都反应很迟钝,唯独看到手机里袁沁发来的讯息时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牙齿咬着保温杯吸管磨磨唧唧喝水,修长的手指按动几下,回复袁沁的话,——好,那我等会儿去找你。

    ——嗯。

    下课后教室里人不多了,韩年年蹦跶到秦文晋身边,笑嘻嘻道:“阿晋,一起去吃饭?”

    秦文晋看向她身后,那群男生都在等她。静了几秒,秦文晋舒了口气,合上保温杯,缓慢地摇头,“我有点累了,你们先去吃吧。”

    韩年年无奈叹气,有些不甘,小手戳戳秦文晋的手背,嗲声撒娇,“阿晋...”

    秦文晋疲倦地目光看着她,浅浅笑着喘了很粗重的一口气,太累了。

    听闻她的回答,站在不远处的傅玦冷哼一声转身往外走,薛止、李世宇、凌阳不明所以,懵懵的跟着往外走。

    韩年年见状也不好逼她了,无奈道:“那好吧。”

    “嗯。”

    说他们几个跟秦文晋关系好吧也好不到哪里去,说不好吧又确实比一般同学跟她关系好一些。奈何秦文晋对他们并不怎么亲近,她好像更习惯独来独往。

    秦文晋不着急去食堂,在教室里休息片刻,等周围安静没什么人了才起身慢吞吞往食堂走。

    到食堂直奔售卖煲仔饭的橱窗口,淡淡道:“小份煲仔饭,一份紫菜蛋花汤,打包带走。”

    抡大勺的阿姨打饭很快,“一共二十一。”

    呃……

    秦文晋一摸兜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带饭卡,她的饭卡早给了Austin,这几天她都是蹭袁沁的。袁沁不在,她根本没办法买饭。

    “算了,不要了。”秦文晋蹙眉撇撇嘴刚开口拒绝,就见身边突然投过一片阴影。

    ‘滴——’一声,有人越过自己刷卡了。

    秦文晋茫然抬头,脸上不带一丝表情,身体下意识后退,想与他拉开距离。

    Austin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小心!”另只手揽着她的细弱无骨的腰肢,晶亮的黑色瞳仁倒映出她茫然无措的脸蛋,看着无辜又温润。

    秦文晋精神恍恍惚惚,眼神飘忽,不自然地皱着眉,下意识从他手里挣出自己的手。

    Austin一愣,嘴角笑意不减。他吸了口气,甚至都能闻到秦文晋身上散发出来的清淡药味,若有若无萦绕在鼻尖。

    秦文晋站稳身子,默默后退两步,拉开距离。

    少年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落在秦文晋身上,双眸亮晶晶,语气轻快:“Andrea。”

    近距离的接触使得秦文晋本就不平稳的心跳,跳得有点过快了,她迟钝地回过神来浅淡回了句:“谢谢。”

    “这还是你的卡。”少年眉眼温和,眼角微微上扬含着笑,静下来不笑时候又很深邃,似乎在勾人心魂。

    秦文晋低眉看了眼他手里的饭卡,这样的卡她家里还有几个。

    刷完卡Austin似乎也没有要走的意思,直挺挺站在秦文晋身边。

    秦文晋拿到饭面色又恢复以往的平静,垂着脑袋转身离开。

    Austin忽然叫住她:“Andrea!”他的声音稍微有点大,惹得周围不少人看向这里,就连不远处围坐一桌吃饭的韩年年那几人也纷纷往这边看。

    “阿晋欸。”韩年年两眼放光,拍了拍凌阳的胳膊。

    凌阳翻了个白眼,“我不瞎!”

    韩年年咬着筷子,一脸八卦疑惑道:“我怎么感觉阿晋和她这个哥哥怪怪的呢?”

    李世宇同她目光一致,“我也有这感觉!”

    薛止伸手托着腮望着俩人一本正经地随口说:“经此判断,这俩人一定不是亲兄妹,甚至我都怀疑这俩人不熟!”

    ......

    闻言,秦文晋浑身如被电击一般,头皮发麻浑身僵硬,顿在原地瘪了瘪嘴。叹气回身,目光平静看他,问:“有事?”

    二人视线交汇,出乎意料这次秦文晋没有躲开。

    Austin扫了眼周围人,瞳孔微变。原本想问出口的话却在看到她毫无波澜的眼神时,什么也讲不出口了。淡淡笑着:“没事。”

    秦文晋点了下头,拿着饭径直走出食堂,去了学生会所在的大楼。

    中午的太阳很烈很暖,照在她身上晒得很安逸,秦文晋抬头望着太阳顿了顿,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她到学生会时会议刚散,大家都还没走。

    会议室里与成员低声讨论的袁沁微微抬眸,目光扫视到她时立刻停下手里的事情,打发走身边向她询问的学弟学妹,小跑着朝秦文晋奔去,笑眯眯道:“晋晋,你来啦。”

    “嗯。”

    秦文晋幽深阴暗地目光瞥向在一旁安排事情的黄钰,后者挑眉望向她,两人视线在空中相撞,气压逐渐变低。

    袁沁丝毫没有发觉他俩的变化,嘴角噙笑拉着秦文晋的手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看到这一幕,黄钰原本还挂着笑意的嘴角冷了下来,脸色沉了沉。

    在谁都没有注意时刻秦文晋缓缓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个不常有的表情,眼底神色愈发冷冽。看黄钰的眼神中略带得意,似乎在说:你看我什么也没做,她就朝着我过来了。

    黄钰暂且拿她无可奈何,只当这是小女孩家的幼稚行为。

    大概除了黄钰,应该没人知道秦文晋有多会装。

    永远一副呆傻痴楞的样子,实际上内心谋算不比旁的人少。

    卑微作者在线哭唧唧~想要宝子们的收藏和珠珠~多一个我都会很开心的~大家快来爱我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