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清冷驸马他死都不肯和离

章节目录 清冷驸马他死都不肯和离 第162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远处,马背上的少女朝他挥手,“阿九哥哥快些。”

    他应了声“好”,策马赶了上去。

    *

    裴季泽朝着西边的方向一直走。

    那是回毡房的路。

    他一边走,一边想着接下来要去哪里。

    朔方这片草原肯定再也待不下去,指不定哪日出门就能碰见她与他在一起。

    他嫉妒心强,实在见不得她对着旁人笑。

    长安亦不想回去。

    也许下回在长安街头撞见,她与他连孩子都有了。

    她那个人有些坏,行事向来不会考虑旁人的心情。

    指不定她还要上前与他寒暄几句。

    说感激他当年的成全。

    说她现在与他过得如何好。

    说他们的孩子如何可爱伶俐。

    一想到那个画面,裴季泽的心就好似被人捏在手心里揉搓。

    尤其是想到她躲在旁的男人怀里,做着与他做过的事情,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他想他根本就没有自己所说的大度,恐怕这一生,他都无法对她释怀。

    要不还是回江南。

    这个季节,江南天气极好。

    可是江南再好,没她也都一样。

    无论去哪儿,如果没有她,他接下来的人生都犹如一杯白水。

    索然无味。

    裴季泽心中突然涌起满心的不甘。

    至少,该亲口问问她究竟选谁。

    他并不比那个男人差,他也很好很好的。

    裴季泽停住脚步。

    不,他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他昨夜还答应她,若是下回去哪儿,一定要同她好好道别。

    他不能将她就这样拱手让给那个男人。

    不,他做不到!

    他要回去找她!

    这一回,他要光明正大地将她抢回来。

    想通了的男人一转头,却瞧见身后不远处骑着一匹白色骏马的红衣女子,当场怔在原地。

    她,几时追上来的?

    谢柔嘉策马走到他面前,红着眼睛瞪着他,“说好要好好在一起,你怎又丢下我一人。”

    “裴季泽你是不是傻,我跟了你一路,你竟然一点儿都没听见。都不晓得回头看一看。”

    裴季泽的眼眶蓦地红了。

    她没有同那个男人一起。

    她回来找他!

    马背上美得张扬夺目的女子朝他伸出手,撒娇,“日头快要将我晒死了,要抱抱。”说完就要往下跳。

    那是曾征战沙场的战马,比寻常的马儿要高上一尺。

    可她却毫无畏惧。

    因为她知晓,只要有他在,就绝不会叫她受伤。

    果然,他伸出手稳稳地接住她,像是失而复得一般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过了足足有一刻钟,嗓音沙哑的男人开口询问,“为何不与他相认?”

    “那小泽呢,”她从他温暖的胸膛抬起头,质问,“既然决定带我来见他,那天夜里在月亮泉为何又那般与我好,还有方才又与我那般……”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都决定将她推给旁人,竟然还与她在野外做那种事情。

    “我说过,”裴季泽轻吻着她柔软细腻的面颊,“裴季泽在殿下面前,永远做不了正人君子。便是方才,我也打算回去将殿下抢回来。殿下说不肯同我好,我就将殿下绑在床上,日日夜夜同殿下做方才那种事情,直到殿下回心转意为止。”

    “谁要你做正人君子,”面颊绯红的女子伸出双臂紧紧搂着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呵气如兰,“我喜欢现在的小泽。”

    “早上我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原本想着咱们日子还长,可以留着以后慢慢说。不过……”

    “总之我再同你说一遍,你好好听着。”

    “如果当年没有你出现,那个男人对我来说,也许会是我一辈子都无法释怀的事情。我不懂自己究竟哪里不好,叫他那样厌恶我。我明明拥有一切,却偏偏渴望那只我永远也得不到的纸鸢。”

    “可后来你出现了。你将我从太液池抱出来。你无数次告诉我,我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谢柔嘉。”

    “你叫我觉得,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是那个男人不好。”

    “那些曾经我认为无法释怀的事情,叫我觉得痛不欲生的事情,全都因为你而变得不重要。”

    “哪怕后来他亲生做纸鸢送给我,我都觉得不过如此。因为,我的小泽已经送了我这世上最好最好的纸鸢。”

    “小泽,你永远无法想象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重要到当初,哪怕我认为你杀了卫昭,我都无法去恨你。正因如此,我才说那样的话去伤你。因为我心里更加痛恨我自己,恨我这样无用,恨我这样爱你。”

    “你不知你死去的这两年里,每一日光是睁开眼睛,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裴季泽,我爱你。过去爱,现在爱,将来亦是如此。”

    谢柔嘉轻抚着他宽阔的背,哽咽,“所以,再也不要离开我,再也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大颗大颗的泪水滚到谢柔嘉的衣领里,裴季泽整个人都在颤粟。

    从十岁至今,两人相识已有将近十七年。

    这是他头一回,听见她如此笃定地说爱他。

    这一刻,什么都变得不再重要。

    他们会永远地在一起。

    “好了,咱们现在回家去。”

    头一回学会哄人的谢柔嘉伸手一边替他擦眼泪,一边抱怨,“你不知,为了哄你上当,我还答应请长生吃酒。他那个人心眼多,又一贯小气,指不定心里怎么腹诽我堂堂一国长公主说话不算话。”

    裴季泽哽咽,“等我回去好好收拾他!”

    谢柔嘉弯着眼睛笑,“那咱们现在就回家,我饿了。”

    他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她,将她抱坐到马背上,动作利落地翻身上马,将她拥入怀中。

    两个并不着急赶路的人一路走,一路说着话。

    谢柔嘉从不知自己的话竟然这样多。

    说起哥哥嫂嫂,说起母亲,说起总是瞧她不顺眼的许凤洲。

    甚至,她还说起当年成婚时葵姐的那十坛子女儿红。

    谢柔嘉一脸遗憾,“我那么馋酒的一个人,竟然一口没吃,都怪你!”

    裴季泽亲亲她的脸颊,“待回长安,我陪柔柔吃到天光。”

    她斜他一眼,“不知驸马是回你家,还是去我家?”

    裴季泽眼底浮现出一抹笑意,“殿下想去哪儿,微臣都奉陪到底。”

    她也跟着笑,在他脸颊亲了一下,又与他说起他家中之事。

    说临来朔方前,她回了裴家一趟,阿念得知她要出远门,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

    说裴少旻如今很得太子器重,很快就要升任户部尚书。

    说他去年成了婚,娶得仍是当初说亲的沈家姑娘。

    眼睛闪着光的女子稀奇,“谁能想到当初怎么都不肯娶,婚后竟成了妻管严。”

    其实,她说的很多事情,裴季泽多多少少都知晓一些。

    不过那有什么关系,无论她说什么,他都爱听。

    尤其是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渐渐地夕阳西下,暮色四合。

    正说个不停的女子突然停下,回过头来看他。

    落日余晖下的女子,扬起雪白的下巴,一脸倨傲,“裴季泽,你还没说过你爱我。”

    听得那三个字,有些害羞的男人不说话,低下头吻她。

    他想,那三个字实在太轻太浅,不足以道尽爱意。

    有些甜言蜜语,他可慢慢说给他的公主听。

    比如,他们第一次见面,并非在太液池。

    再比如,他一生当中做过最出格的事情,是招惹了皇家的金枝玉叶。

    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想要将那个小小的姑娘带回家养着。

    好好地养在家里,给她买世上最好吃的糖人,带她去听世上最好听的戏,与她去赏这世上最美的风景。

    他爱她骄纵,爱她良善,爱她无理取闹,爱她口是心非,爱她脆弱敏感,爱她天真烂漫。

    爱那么多,那么深,恐怕要用一生才能说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