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 女人天下

章节目录 她答应原主要狠狠报复这对奸夫淫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是高凤宜的报复不止是这么点,等囚车拉着两人将大小街巷都游逛个遍后,最后走到城里最繁华和鱼龙混杂的西市,那里早就为他们做好了布置。

    左边一个小帐子是为林斌准备的,帐子门口立着一个牌子,上边书写着四个大字:一文一次。

    侍卫拖着林斌,将他扔进帐子里的床上绑好,又给他灌了虎狼之药,让他不射不倒,可以很顺利的接待多位热情的客人。

    而右边则是一个木质的机关,由一头脑袋顶系着一根小胡萝卜的驴子转圈拉动的。

    侍卫们将陈兰兰双臂和大腿绑在一起,将她固定成双腿大张的青蛙腿样子,然后就将其吊在机关之上,让机关顶端的大木棍狠狠插入她的穴中,随着毛驴转圈,那大木棍也快速在陈兰兰穴里出入。本是一种酷刑,可是陈兰兰很快就咿咿呀呀得叫了起来,原来她也被灌了猛药,就算是被大木棍干也起了兴致。

    于是,这对苦鸳鸯也算是求仁得仁,一个操了个爽,一个被操得直喊娘。

    高凤宜早就让人查明白了,这陈兰兰只是一富户之女,颇有美色,所以才忽悠着小门小户的林斌,占了他的身子。

    而林斌原是在集市上卖糖葫芦的,凭着他那张巧嘴和买糖葫芦的原主搭上了话,原主这个馋货,一偷溜出去玩,就去林斌那买糖葫芦,一来二去就被油嘴滑舌的林斌哄丢了心。

    这林斌是个朝秦暮楚之人,既贪恋原主的位高权重,又忘不了和陈兰兰滚床单的畅美滋味,就幻想着这二人要是能集合在一起该多好,所以才会有了后续一系列的恶行吧。

    高凤宜才不会管他如何想,她答应原主要狠狠报复他们这对奸夫淫妇,现在总算是完成了原主的交代,她就将二人丢到脑后,完全不想了。

    整整叁天,林斌和陈兰兰在西市整整惨嚎了叁天,才活活被做死在众目睽睽之下。

    林斌的胯下肉物已经变成扭曲的血条,合着他身体里最后的一点精液滴滴答答的向下滴落着血水。

    而陈兰兰则被木棍干得整个子宫连着阴道一起脱垂了出来,如一条长长的血肠子,晃晃悠悠的吊在她腿间。

    他们之所以坚持这么久才死自然是有陆淮之秘药的功劳,本来都不行了,一大碗热汤药灌下去,不到十分钟,明明濒死的人又可以了。

    能狠狠整治林斌,陆淮之是求之不得,不弃也是尽忠职守的在西市接连看守了叁天,看着林斌最后被各种衣衫褴褛的农女操得惨呼不止,他心里就是一阵畅快。

    这就是男人间惨烈的争斗,曾经备受宠爱的男子一旦在宫斗中失败,迎接他的将是其他男人惨无人道的折磨,这也是为什么后宫和东宫里都没有设冷宫,因为失宠的男子连当年的冬天都活不过去就会被其他男人活活磋磨死了,何须浪费地方设立冷宫。

    最后,两人的尸首被高高挂在木架上曝尸了十天,拿下来后,不弃又让侍卫用袋子装着腐败成烂肉的尸体丢去西郊荒山喂了野狗,不弃直盯着野狗将两人的尸首都吃光才离开,不给他们一点入土为安的机会。

    高凤宜这一系列骚操作把全城的人都镇住了,一开始还有人笑她被人戴了绿帽子,可等那刺耳惨呼在西市整整响了叁天后,没人敢再笑话高凤宜了。

    这是个狠人,全城的人都在想,最好别轻易招惹她,到时想求速死都难!

    而原本热络的要将自家子弟介绍给高凤宜的也犹豫了,这心狠手辣的主儿,送儿孙进去和送他们去地狱有什么区别?

    而这正中高凤宜的下怀,这回没人敢随便将阿猫阿狗塞给她了吧?

    结果刚得意几天就被女皇拎去训了一顿,说她心狠手辣,闹得动静太大,这么一搞还有哪家敢将自家的子弟嫁进东宫?!

    高凤宜没敢说这就是她求的,只能低头默默听训。

    女皇训了一通,临了叹了口气说道:“罢了,楚家那小子近几日就要进城,你莫要慢待了人家,既然你要招惹楚家,就得负责把人哄好了。”

    哦哦,她的第二个侧君楚青云从边关千里迢迢的总算是要到了啊,那给他准备的大礼要抓紧再多准备几只了。

    半夜,西郊乱葬岗。

    有一灯笼晃晃悠悠的在腐尸堆里游荡,直到停到某处,灯笼旁有一声音传出:“主子,这有一没死透的。”

    拿着灯笼的是萧夜,而高凤宜趴在他身上打了个哈欠,歪头从他肩头看去,只见地上有一卷起的草席,破洞里一茫然眼瞳目光呆直的看着她。

    萧夜用手里的棍子扒拉开草席,里边是一干瘦的男孩,他下体已经腐烂流脓,两腿间有干涸的黑血凝固在席子上。

    高凤宜看他那凄惨样子,叹口气道:“还有救吗?”

    “这只有陆良人看过才能定论。”

    “那就带回去吧,死马当活马医,多救回一个也算是造化。”

    这时那男孩忽然说话了,声音虽然粗哑难听,但是还是能清晰的听到他在叫:“殿下!”

    “哦?你认识我?”高凤宜伸头,似乎是想辨认出他是谁。”

    “殿下…你肯定不记得我了……”男孩因为瘦弱而显得特别大的眼里满是黯然,“那一天我在馥香阁伺候风贵人,听她喊你殿下……”

    “哦哦,你是叫欣儿吧?”

    “殿下竟然还记得我?!”

    “你…怎么这副样子了……”

    “我…我被猛药坏了身子,被馥香阁转卖给了四等窑子,那些农妇知道我原来是官家子,即使我不行…她们也…也肆意玩弄我……直到我被彻底玩坏,没了客人就被丢在这里等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