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二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炮灰灭世后穿进娱乐圈了(NP)

章节目录 第一章我灭世了,也穿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还剑尊呢?要不是松枕云这种恶毒的人,六界还用得着遭这么多罪!”

    客栈里几个刀修一边喝酒赌钱,一边聊着百年前那场浩劫。

    一百年的时光在修真界并不算什么,甚至可以说,在座的大部分修者都是亲历者,既有着太平时期对松枕云一剑荡魔界的记忆,又有刻骨铭心的恨。

    “她确实曾经诛尽邪魔,但谁能想到会嫉妒自己小徒弟,做出那种下贱的事,还招惹魔尊,差点灭世!”

    “嘘,你疯了!现在人家可是无上天尊!”

    “怕什么,如今六界和平共处,‘魔’之一字,也不是什么禁忌。”

    话音刚落,大堂内烛火就灭了一瞬。

    刀修们此时已醉得不轻,根本没发现什么异常。

    “哎呀你干什么,别动——”

    “咔。”

    只是一瞬,五个刀修就成了无数尸块。

    “师尊,徒弟做得好吗?”黑衣少年眷恋地戳了戳自己肩头的冥冥鬼火,一点不在意它正啃噬自己的生气。

    他手里提了把剑,剑身黑雾缭绕,依稀可见“天光”二字,正是传说中剑尊松枕云的本命剑。

    只是不知道为何,当年的旭日之光,竟变成现在这副可怖的样子。

    天光剑沾了血,激动地发出嗡鸣,黑衣少年一时控制不住,竟被它伤到虎口。

    “呵……师尊,您的剑还是这么讨厌我。”

    他身形灵巧,穿梭于鳞次栉比的楼阁之间,很快就来到了一座朱红高塔之上。

    那座高塔内外写满密密麻麻的阵法,正是早已失传的密法聚灵阵。

    “我们回来了。”

    那淡蓝色的鬼火倦鸟归林般飘落于高塔之上,明明灭灭。

    只见少年用天光剑割开自己手腕,鲜血如瀑布般落在阵法之上。直到他面色苍白,那阵法中央才凝出一根红线。

    少年立刻飞身追上,不知多久,才见红线尽头。

    正是六界灵力之源,涓流不息的神泉“无念”。

    她用全部守护着的神泉。

    而在那里,有个高大的人影——

    “等等!”

    红线暴起,一抹蓝色光晕飞过,顷刻间天旋地转。神泉无念,不知为何停止了流淌。

    少年心中大骇,一时间竟失去全身力气,眼睁睁看着那根红线越来越凝实,轻松避过那个守在神泉旁边的人,直冲无念。

    又是轻微的声响,那神泉竟凭空消失——

    他眼前一黑,耳旁响起六界毁灭的声音。

    竟是石子掠过水面的声音。

    宋韫珍在一阵铃声中睁开双眼。

    她看向四周,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眼前这是一大块琉璃镜?身下座垫有点弹性,摸起来却很粗粝,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还有旁边这个圆形的东西是什么?

    “小宋?小宋!”

    她这才发觉旁边坐了个人。

    奇怪,是谁修为如此高超,让半步神境的她毫无察觉。

    还如此大逆不道地叫她小松?

    “哎呀小宋啊,我求求你别睡了!这都什么时候了!”

    旁边那女子摇了摇她的肩,语气很不耐烦。

    “再不走是想挨骂吗?你们那个谭导最讨厌不上进的小爱豆了,快起来吧!”

    檀岛?这不是西天的地名吗,还有小……小爱斗又是什么?

    宋韫珍转过头来,轻声道:“莫吵。”

    旁边人呼吸一滞,又疯狂摇起她来。

    “大小姐快点吧!”

    自己的身体似乎很弱,无法摆脱这个人的桎梏。

    还有这人穿的好奇怪,是哪里的衣裳啊。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皱起眉来。

    虽说修为到她这个地步,已不在乎表象,但她从来没穿过布料这么粗糙的裙装。

    既然穿了裙装,就是要赴宴的,可这臃肿的白纱、媚俗的红梅图案,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她是闭关了多久,修真界的品味竟变化得这么快?

    “侍候吾更衣。”

    她立刻决定换件衣服。

    旁边侍女不知为何如此蠢笨,竟没有立刻应声。

    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那人发出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宋,你不会假装自己入戏了吧!只是个网剧,别演大艺术家了,你以为谭导吃这一套?”

    话音刚落,旁边的琉璃镜被人打开,一个装扮还算体面的黑衣男子拽住了她的手臂。

    宋韫珍挑眉,还未来得及惊奇自己的金刚罩没被催动,就被拽了出去。

    “宋小姐,谭导不等人。”

    她没站稳,差点跌在地上,立刻扶住旁边的男子。一抬头却看见一群衣着打扮更奇怪的人——大部分是女子——正举着一些奇形怪状的卷轴,左面写着“可可XXX有X袋”,右边则是“珍珍枕枕不XX”,上面还有“世X珍X”等字样。

    那些女孩一看见宋韫珍,就爆发出尖叫。

    还有一些闪光和咔嚓声。

    宋韫珍被闪得眯起眼,转瞬间大量的记忆涌入识海。

    “阿怜,随为师安心练剑,不好吗?”

    “阁下与阿怜之事我已知晓。阿怜如我亲生女儿,我不会允许她和一个邪魔结契。”

    “你与我走的是天之道途,岂能为情爱所困?”

    “阁下,慎言。”

    是她自己的声音——啊,她想起来了。

    剑尊松枕云,作为修真界唯一一个半步神境之人,拣回一个小徒弟。

    这个小徒弟哪里都好,就是太能招桃花。

    为了保护爱徒,她与魔尊斗了数百年。

    可为何,明明自己修为独步天下,却始终无法诛杀最恶之魔?

    爱徒与魔尊珠胎暗结。她本想放手,不料二人情深缘浅,又起干戈,闹得六界不消停,甚至到了灭世那一步。

    她付出了爱剑,修为,神魂,却被魔尊轻松击溃。只剩下一缕残魂,在世间浑浑噩噩——

    世人口中是另一个故事。

    剑尊松枕云一生降妖伏魔,谁知恋上魔尊。

    和魔尊两情相悦的,却是她的小徒弟苏卿怜。

    因被妒忌冲昏头脑,松枕云移花接木,让苏卿怜修了无情道,平日更是百般刁难陷害。

    魔尊爱而不得,闹得天崩地裂。直到最后,苏卿怜步入神境,解除了无情道的限制,才和魔尊有情人终成眷属。

    那恶毒的剑尊松枕云留下最后的一道神魂,被封印在魔尊掌心的伤口里,受无间折磨。

    可两个故事里的主人公估计都没能想到,就算只有残魂,松枕云还是毁了这六界——

    然后穿越到宋韫珍身上。

    她后脑隐隐作痛,不知为何,明明对“宋韫珍”的人生一无所知,却似乎对这三个字更亲近。

    也许是太想逃避前世的一切?

    她落下一滴泪,在面前那群女孩子的惊呼之中,晃晃悠悠地直起身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